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人妻的欲望】(23)作者:sisiwave
字数:7410


               第23章

  墙上的老式石英钟指向九点,刘菲衣着整齐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已经洗澡收拾过了,但满脸的高潮后的酡红,以及那微微打颤的双腿,彰显着少妇无法收拾的心情。

  钢子走了,在她体内足足射了三回,至于自己,在那根可怖的阳具插干下不知高潮了多少次,那种下体被撑满的酥麻感觉此时还留在身体里,男人后来在浴室又弄了她半小时,在两人换好衣服出来后,临走时到了门口又忍不住干了她一回。

  刘菲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思抗拒了,认命地偷偷享受起来,现在想起来身子还哆嗦,浑浑噩噩坐了近半个小时,听得卧室里有动静,想来是丈夫高大强慢慢醒了,连忙进了卧室。

  高大强有些迷糊,隐约想起熟睡中妻子娇媚地趴在自己身上为自己口交,疯狂地骑在在自己身上起伏,看看自己下身,半硬的阳具袒露着,还有些湿迹,心头一片火热,看着艳光四射的妻子进来,一把把刘菲拉上床,「好老婆,嘿嘿……来……」

  在刘菲满怀着对丈夫的愧疚,只得强打精神极尽迎合之事的时候。

           ************

  苏慧珍心里正泛起惊涛骇浪,本来她只是好奇儿子江源最近到底和谁打得火热,跟着江源出来,可目瞪口呆地看见儿子走到郭晴的门口敲门,门很快开了,看着儿子色眯眯地闪了进去,如同五雷轰顶,慢慢凑到门口,隐约听见里面说话,还有男女亲热的声音,心里又惊又气,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

  那个叫郭晴的女老师,很快呻吟起来断断续续的,「小流氓……轻点……啊……每次都这么色急……啊……你个……小变态……唔……嗯哼……」

  儿子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是那么的陌生,「嘻嘻……骚货……你湿成这样……等不及了吧……哦……含得再深点……哦……舒服……今晚操死你……」

  两个人若有若无的对话,让门外的苏慧珍心中五味杂陈,她没有勇气去敲门,那露骨的调情和那些意味深长的其他声响,让她一时间浮想联翩,身子逐渐火热起来,偷听着自己儿子和自己的同事偷情,而且居然有了感觉让她有些无地自容,可怎么就是忍不住,悄悄退回自己的寝室,却坐立不安,两腿间越来越湿,浸透了裤袜,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又脱了丝袜和内裤,不小心碰到那敏感处,发出娇媚的轻吟,羞红了脸穿上一双极薄的灰色长筒丝袜,费了好大劲才把持住穿好新换的内裤,手机来资讯了,一看心里一跳,是小军。

  原来小军实在是无聊,家里三个美艳的女人连自己资讯都不回,便想起了苏老师。

  苏慧珍根本没有多想就去了医院,站在病房门口才停下来犹豫了一会儿,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冲动就不顾一切来探病,这个年龄比自己小了十来岁的学生身上,仿佛有种魔力吸引着她,况且那晚自己和他做了那么多脸红心跳的事,苏慧珍下意识把小军当成了最亲近的人,就像古时三贞九烈的女子失了身子后般死心塌地,如果江源知道自己母亲原来是如此观念,恐怕早就不顾伦常霸王硬上弓了。

  此时已经过了探视时间,苏慧珍躲闪着进了病房同时一边心里又欲盖弥彰地安慰自己,自己只是关心学生而已。

  小军住的是单人间,床头的帘子拉了起来看不见床上的情况,苏慧珍轻轻关好门,想了想,鬼使神差地把门反锁了,走过去,撩开帘子。

  小军笑吟吟地躺在床上,赤裸着下身,一根巨大粗长的阳具高高地朝天立着,苏慧珍捂住嘴低叫一声,那根东西的视觉冲击感太强了。

  「你……再这样……我走了……」

  苏慧珍脸红红的,眼波流转,一副想看不敢看的样子,她自己知道,刚换的内裤又有些湿了。

  「好老师……又不是没看过……它难受……」小军还是拉过薄薄的线毯盖住下身,毯子被高高顶起的模样反而更加打眼,「老师你也不心疼我……我可是见义勇为呢……」

  苏慧珍稍稍定下心,远远坐在床脚,慢慢询问起来。眼睛却不时瞥过那突兀地高耸的阳具。

  「以后别这样了,身体可是自己的。」苏慧珍软软的声音有种特别的魅力。
  「放心,我可强壮得很,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只是骨裂,老师……」小军两眼亮晶晶的闪着光,看得苏慧珍心头狂跳。

  「怎么……你……」苏慧珍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以掩饰自己的紧张,哪知刚一下刀便呀的轻叫一声,水果刀划到手指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小军不等心如小鹿乱撞的熟女老师反应过来,捉住了她的手,张嘴含住那见红的纤细手指,吮吸起来。

  「啊……不要……」

  苏慧珍敏感的指尖被男孩的舌头卷住,一股触电般的麻麻的感觉,顺着手指延伸到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了,身子有些抖,却生不出力气抵抗。

  男孩的吮吸慢慢变得色情起来,本来就已经动情的女老师,气息开始变得急促,「小军……不要……不要这样……」

  「老师……好老师……帮帮我……」掀开毯子,再次让那根充血的巨物暴露出来,抓住美艳的老师的另一只手,慢慢按了上去,「好难受……用手……求你了……像上次那样……」

  苏慧珍咬着唇,掌心触到那火热的东西,下意识就握住了,被小军的手带动着上下套弄,急速起伏的高耸胸部显示此时女老师的激动,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上次那羞人的场面。

  是啊,用手而已,自己又不是没帮他做过,苏慧珍瞥了一眼小军打着夹板的右腿,心里稍安,开始握紧手中的滚烫,真的好大,怎么这么长……

  小军嘴角牵起一丝得逞的坏笑,悄悄松开手,慢慢搭在苏慧珍的丝袜美腿上,娇羞的女老师身子颤了一下任他轻轻抚摸。小军手掌上的热力透过薄薄的丝袜刺激着她分外敏感的肌肤,两腿间隐隐湿气弥漫,苏慧珍不由得夹紧双腿。

  「不要……小军……别……」

  色手覆在她的翘臀上了,捏揉的力度大了起来,苏慧珍有些气喘,不自觉两手都用上,握住那粗大坚硬的棒身,艰难地套动,那颗硕大的紫红发亮的龟头就在她眼皮底下,两只手几乎还握不住,苏慧珍心头狂颤,「嗯……小军……不……别……啊……」

  那只色手顺着美好的臀线探入她屁股下包臀短裙里,摸到她长筒丝袜的袜口。难为情地夹紧双腿,苏慧珍手上动作加快了,一来是想让这个色急的学生快点发泄出来,二来也是掩饰自己渐渐高涨的欲望。

  「老师……你湿了吧……」小军的左手在裙下不停地活动,引得美艳女老师身子狂抖,右手顺着那风光无限的领口探了进去,轻易地伸进乳罩里捉住一团饱满,高耸的尖端依然硬挺,恶作剧地捏揉几下。

  「呀……不……」苏慧珍全身软在床边,下身一股热流喷涌而出,眼光迷离诱人,还带着泪花,「不能这样……作弄……老师……啊……」

  粗大的指节勾开丝质内裤后准确挤入滑腻的肉缝间了,苏慧珍全然没了反抗心思,本来她来探病就有点莫名的期待,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憋闷。

  「好老师……用嘴好吗……」

  苏慧珍听到小军的声音仿佛从远处传来,而眼前那根怒涨的巨物慢慢凑到自己嘴边,一股浓烈的味道,让她口干舌燥,稀里糊涂伸出舌尖,在那巨大的龟头上舔了一下,然后听得小军一阵舒服地吸气,心里居然一阵欢喜,顺着那伞状的粗糙龟棱细细扫动舌尖,头部开始慢慢地起伏……

  盯着如此端庄俏丽的熟女老师生疏却风情万种地为自己口交,手指分别感受着老师下体的湿滑紧窄和胸前的柔软,小军居然忍不住有射精的感觉,「哦……老师……我……要……射了……」

  苏慧珍茫然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握在手中的粗大就开始一阵抽动,一股股白色的黏糊糊带着强烈味道的精液,如同火山喷发般冲天而起,射得老高,四处飞溅,有部分打在她的脸上,强烈的视觉冲击加上小军因为射精手指分外用力,苏慧珍也哆嗦着来了高潮,也不知怎么想的,慌忙用手捂住那喷射的龟头,一股股热流打在掌心,就像有力地打在她心尖上。

  半响,两人气息才稍微平复,苏慧珍心里叹了口气,有些悔意,自己还是没有把持住,拿过一条毛巾,帮自己和小军搽拭干净,努力用平淡的语气道:「现在满意了?」

  「满意……嘿嘿……满意……」小军拉住苏慧珍倒在床上,「但没满足……」在女老师的轻叫声中,死死吻住她的唇,舌尖蛮横地探了进去搅动。

  苏慧珍又羞又急,被吻得一阵眩晕,感觉贴着下身的那根东西仍然坚硬如铁,心头狂颤,「不……行……小军……你……你受伤了……不能……乱动……」这话出来显然已经默认了两人的关系了。

  「那我不动……老师你来……」

  小军对着人妻老师火热的身子上下其手,弄得苏慧珍娇喘不已。此刻的她显然已经没什么抵抗力了,反倒是生出些许期盼,心头如长草般开始渴望了。
  「不……我……不……能……啊……别……我不会……」

  苏慧珍喃喃哼着,被小军拖上床,身子有些扭捏,但绝不是抗拒而是难为情,羞涩不堪地听从男孩的指引,分开腿趴在小军身上,套裙被拉到屁股上面,一根火热的东西隔着湿透的内裤贴着自己私处,慌慌张张回头一望,那根东西从自己屁股缝后高高竖起,连敏感的肛门都感受到那惊人的热力,正要阻止,被小军扳过脸,死死吻住,同时感觉小内裤被勾开了,身下的男孩身子往下退了些,火热坚硬阳具的巨大尖端贴着自己的尾椎骨往下探寻,几下刮擦就让苏慧珍脑海里如同炸开般,欲望疯涨起来。

  苏慧珍开始疯狂地回吻,死死抱住小军的头,舌尖胡乱伸进小军嘴里扫动,她不再是什么端庄的教师,不再是贤淑的母亲,花穴里的空虚感成倍放大,穴壁急不可耐地痉挛收缩,大股的淫液泉涌不止,此刻她只是一个急切盼望被插入的饥渴女人。

  小军顶了半天不得其门而入,不是其他原因,他的那东西太长了,龟头根本触不到那湿淋淋的穴口,本来身子在往下缩点就成,可头被苏慧珍死死抱住了,因此火热的东西就在美女老师的菊蕾处上下磨蹭,好几次顶着那粉嫩的菊蕾差点就要挤了进去。

  苏慧珍又羞又急,她误会小军了,以为男人就是想插那里,她虽然也有听说过,但从没试过这种有些变态的做爱方式,可那里被顶了几下后,居然有种别样的快感,扭着屁股难为情地拒绝了几次后,被欲望折磨得要发疯的人妻教师果断放弃了。

  在当小军的巨物再次顶住她的菊门时,她腰肢悄悄发力,臀部狠狠往下一沉,两人身子同时一震,瞪大眼睛望着对方,小军是不敢相信美丽端庄的女老师居然如此奔放接受肛交,而苏慧珍则是屁股里插进一根巨大火热如烙铁般的巨物而带来的痛胀和别样的刺激感。顾不得再深究,美人在怀,小军开始艰难地上挺腰胯。
  错有错招,被情欲折磨得头脑发昏的熟女教师很快尝到了肛交的乐趣,无师自通地放松括约肌,慢慢扭腰摇动起屁股,那根粗壮火热的肉棒,居然被她初开的菊蕾渐渐吞没一大半。鼻息粗重,但还是死死闭眼吻住。

  身下的小军,饱满的乳房在小军宽阔的胸膛上磨蹭,此时的苏慧珍就像一只趴着的青蛙,身子前后轻轻耸动,久旷的肉体贪婪地肆意地用以前想都不敢多想的体位释放着欲望。

  小军感动得都要哭了,从娇羞的女老师涨红的脸蛋看,这肯定是她第一次肛交,他双手抱住苏慧珍的翘臀,顺着她身子的动作前后摇晃,时不时轻轻挺胯,两人很快配合得熟练起来,房间除了两人粗重的喘息,那张钢架单人床也开始有节奏地轻轻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刺激、疯狂、羞愧、快乐、还有痛苦等多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苏慧珍好想大声地嘶喊,那根滚烫粗壮的东西深深扎进自己屁股里,她几乎可以想像自己的肛门已经被撑大得不像样子,相比身体得到的快感,肛交更多的是心理的无与伦比的刺激,淫水绵绵不绝,两人的腿间都湿乎乎的。

  「好老师……坐起来……会更舒服……」

  苏慧珍没怎么犹豫,双手撑着小军的胸膛直起上身,「啊呀」一声,那根东西全根尽入,苏慧珍仰着头张大嘴吸气,胸前的一对汹涌乳房肆无忌惮地颤动。
  小军忙不迭伸手抓住,肆意地揉弄,已经有些狂乱的熟女教师妖娆地摇动腰肢,不时抬动屁股,她清晰地感觉的随着自己的动作,体内那根东西一下一下剐蹭着自己肠壁,酥酥麻麻如电击般的感觉蔓延到整个下身,而稍微一低头便看见胸前一对色手把自己饱胀的乳房揉成各种形状,敏感的乳头又痛又爽高高立起,不行了……

  苏慧珍一手捂住嘴,留着快活的泪,高潮了,前后两处肉穴都大力收缩,小军爽得脸都变形了。

  良久……病房里只剩下人妻老师的娇喘。

  「舒服么?老师……」

  「坏人……怎么……弄人家……那里……」女人的声音柔媚到了极致,「还不拔出来……嗯……慢点……你的……太大了……有些痛……」

  「那……再试试前面……」

  「不要……嗯哼……小色鬼……啊……」

  「来嘛……我的还这么硬……前面会更舒服……」

  「可……你的伤……」

  「嘿嘿……好老师……还是你骑上来嘛……来……我好想要你……内裤脱了吧……扶住它……对……哦……屁股往下……哦……老师你好紧,好舒服……」
  病房里又充斥了淫靡的声响,美艳的女老师彻底放开了心防,如女骑士般在男人身上纵意驰骋……

  多年来压抑的欲望此刻尽数爆发,此时的苏慧珍彻底抛开了为人师为人母的羁绊,简单直接地追寻着身体的快乐,娇吟声一阵高过一阵,最后不得不咬着自己湿淋淋的内裤。

  相比开始的肛交,现在的感觉更好,坚硬如铁的阳具深深插进久旷的花穴里的感觉是木梳柄取代不来的,又胀又麻穴壁久旱逢甘露般收缩夹紧,响亮的交合水响开始时还让苏慧珍有些羞涩顾忌,但很快便忘了这茬。

  要么怎么说人妻少妇是最佳的床伴呢?她们有熟透的身体,有强烈的欲望,更重要的是她们有追求享受快乐的奔放心,她们在床上的表现也许刚开始会生疏会羞涩,但一旦欲望的导火索被引燃,便会毫无顾忌的豪放,而这种反差是最令男人心动的。

  此刻的苏慧珍以极不雅的姿势分腿蹲在小军腰胯上,上下抬动浑圆的屁股,抬起时让那深入体内的粗大阳具只留半个龟头嵌在穴口,然后舒爽地摇晃几下,缓缓沉下身子,只到充血的唇瓣蹭着小军长着粗硬阴毛的耻骨,接着轻扭腰肢,让顶到自己最深处的巨大阳具在体内前后左右摇动,同时收紧花穴,让穴壁和那滚烫的坚硬阳具死死贴合,贝齿死死咬住自己的丝质小内裤,鼻腔里婉转回旋出几个毫无意义但勾人心魄的音节,胸前的衬衣半敞着,乳罩拉到一对饱胀的乳房下沿,两颗挺立的嫣红乳头随着乳房的抖动而颤栗。

  苏慧珍的乳晕很大,颜色却很浅,相当好看,她抓住小军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任这个小男人肆意揉弄,另一只手撑着小军结实的胸膛,胡乱摸着。久违的无与伦比的快感,让她爱煞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小男人。

  骤雨初歇,极度满足的苏慧珍像个小女人般依偎在小军旁边,满足和疲累让她懒得开口,只是纤细的手指还轻轻逗弄着男人半软的阳具。

  「等我出院了……我们来回猛的……今天累了吧……」小军这晚完全没怎么主动,有些遗憾。

  「……嗯……」苏慧珍被小军一说,不由得就开始想像自己被这个小男人勇猛地压在身下狂暴地插入的场面,身子又抖了起来。同时生出无数期待,一时间呆了……

           ************

  静悄悄的值班室,余佳也在发呆,阿远早走了,近乎强暴的做爱让她很满足,一时间倒忘了本来计划好的去勾引小军,无端端想了很多,曾经她也是个浪漫而温软的女子,她也期待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后,躺在男人身边说些温柔体己的情话,可现在每次和不同的男人上床完事后,男人提起裤子就走人,自己居然慢慢也觉得理所当然,得不到温存那就放肆追求快感,可刚才阿远破天荒完事后跟她聊了很久,虽然跟温存不搭边,但也勾起了她心底的一丝温柔。

  女人果然还是需要男人呵护的,她想起了自己的那老实巴交的丈夫,此刻他肯定在替自己准备宵夜了,多年来每逢自己值晚班,丈夫总会体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送来热乎乎的宵夜,可多少次自己都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敷衍打发走唯唯诺诺的丈夫又再次投入别人的怀抱。

  她不知道丈夫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所察觉,因为她也不在乎,丈夫木讷毫无情趣,对她无条件的好,却总让她觉得厌烦,连在床上都是温吞水的表现,温柔得不像个男人,这可能也是余佳最终堕落的一个原因,可此时余佳开始无比思念丈夫,她几乎已经记不清最近一次夫妻生活是什么时候了,心里一颤,升起无数愧疚。

  正想着,手边的电话响起,一看是医院内部电话,心里一突,接起来,一个男声传来,「小余啊……是我……张治国……嗯……今天有个资料要赶……你来我办公室帮帮忙……值班室我另外安排了人……你现在就过来……」

  余佳手抖了抖,「哦」的答应了声,张治国是院长助理,当然也是她的入幕之宾之一,幽幽叹了口气,她无法拒绝这些实权人物,因为当初或多或少她都有主动勾引的嫌疑,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妆容,发了条资讯给老公让他今晚别来了,打开抽屉,拿出一包未开封的高档丝袜,去了顶楼。

  刚进门就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抱住,胸前被一双急色的手揉捏起来,余佳也不惊慌,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正是那男人的味道。

  「干嘛这么急啊……今晚老婆不管你?」

  「小骚货……还不是想你了么……今晚玩点刺激的……」

  一个眼罩被带到余佳脸上,严严实实遮住她的双眼,接着头上被套上一只长筒丝袜,余佳也不反抗,这个男人喜欢玩些刺激的变态游戏。

  「色鬼……别弄痛我了……」

  余佳的医生袍很快被扒掉,姣好的身子除了脚上的高跟鞋,就只有半透明的乳罩内裤以及吊带袜。

  「好性感的骚货……」男人把她丢到真皮沙发上,悉悉索索一阵响声,几只手摸了上了,余佳心里一惊,居然不止一个人。

  「别怕,都是熟人……嘿嘿……是谁就看你猜不猜得出来了。」

  隐约感觉有三个男人,余佳被按在沙发上,全身上下被色眯眯的手抚弄个不停,男人们的气息渐渐急促,余佳的两只手被抓起按在两根热气腾腾的肉棒上。还有一根肆无忌惮地顶撞着她的乳房。

  「来……嘴巴这里丝袜给撕开,等会好好舔……」这是周副院长的声音,也就是白天和她春风一度的男人。

  「这对奶子怎么玩都玩不厌……」这个声音是财务处谭处长,余佳心里既无奈又羞忿,这三个男人今晚看来不会放过自己。

  果然,张治国色眯眯的腔调在一旁响起。

  「难得大家都有时间,今晚可别被我们小余榨干了啊……哈哈哈……」
  「放心……我们可是都吃了伟哥,小骚货……今晚要被榨干的是你哦……」
  周峰把肉棒捅进余佳的嘴里,抱住她套着丝袜的头就开始前后耸动。

  余佳还没来得及反抗,身子已被拉起,摆成趴跪的姿势,小内裤被粗暴地扯掉,一条滑腻的舌头凑贴在私处,疯狂地吸卷,这是谭处长的作风。

  「你们动作可真快!」张治国不满道,「那我先玩玩这对大奶子……」
  来不及思考,稀里糊涂的快感迅速席卷而来,乳头被大肆地啮咬吮吸,余佳娇媚的鼻音就这么响了起来,身体忠实地回应着男人们的刺激,豪华宽敞的院长助理室里,淫靡地开始上演一女三男的激情戏码。

  夜,还很长。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