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不知不觉中换了妻】作者:不详
【不知不觉中换了妻】
 
 
  字数:11736
 
  说到换妻,我和我妻子仅仅是在网上听说过一些,开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认为这些拿自己老婆或老公给别人玩,简直就是一群变态者,非常鄙视。後来经 常看到有这样的消息在社会中流传,久而久之,也就见怪不怪了。但我们俩谁也 没想到,这种换妻的游戏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发生到了自己身上,从此改变了我们 的观念,对换妻这一游戏有了新的认识。
 
  我和妻子是一对户外裸拍爱好者,经常出没於荒郊野外、深山密林,甚至在 深夜跑到公路上拍摄裸体的写真,拍摄的题材主要是妻子在野外的裸体写真,有 时我也会脱光了衣服和妻子站在一起拍几张裸体合影。
 
  由於担心白天会有人出没,我们的裸体合影只在深夜创作,合影并不是那种 两个人一丝不挂的站在一起呆板的表情,而更多的是摆出大量淫荡的姿势进行自 拍,甚至还边做爱边拍下野外性爱的场面,非常刺激。
 
  但是我们这种自拍野外性交的写真非常不方便,一面要做爱,一面还要摆弄 相机,很是影响情绪,严重时阴茎都不能完全勃起,而且由於相机固定不动,拍 出来的照片经常不是不清楚,就是人物从画面中偏移很多,常常拍完後回到家中 一边观看创作的效果,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要是有个人帮我们拍就好了。」没 想到的是,这句口是心非的话竟然在某一天实现了!
 
  记得那是八月的一个深夜,我和老婆决定到野外来一场自拍加野战,於是我 们驱车来到了郊外的一处森林公园,驶入密林深处,在一条小路边停下,关了大 灯。我和老婆在车上很快的脱光了衣服,带上手电筒、三角架和相机,仅仅穿了 一双拖鞋下了车,轻轻的关上车门,我俩便一前一後的沿着路旁的羊肠小道走进 了森林……四周一片漆黑,寂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似乎都能发出很大的响声,我 俩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往林中深处走去,生怕发出声响而会招来远处护林人的狗 叫。走了大约三百多米,突然在不远处的前方一道白光闪出,紧接着又是一道, 在漆黑的夜里显得那样的明亮。伴随着闪光隐隐的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我 俩吓坏了,立即停下脚步,愣在那里,仔细地向前张望着。
 
  第一道白光闪过之後,我还以为是天上打闪电了,第二道闪光之後,长期摆 弄相机的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有人在拍照!拍谁?难道看到我们後拍下了我俩一丝 不挂的镜头?不会,这麽远靠闪光灯是拍不清楚的!前面密密麻麻都是树木,我 睁大双眼也没看到前面的人影。
 
  就在这时,又是几道闪光,隐隐的又传出说话的声音,而且好像是个女的! 
  我妻子凑到我的身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前面有人,我们快走吧!」 
  我尽量压低嗓音说:「你在这别动,我去瞧瞧怎麽回事。」说完没等妻子反 对,我便脱了鞋,光着脚不发出声响踩着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往前走去。
 
  这时,前面的闪光又开始了,一连闪了好几次。我越走越近,绕过一个土堆 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站在两个人,还听到一个女人轻轻发出笑声。接着前面的闪 光灯又在闪了,藉着反射回来的刺眼闪光,我看清楚了,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一丝不挂的赤裸站在那里,每闪一下,似乎那个女人就换了一个姿势,竟然是那 个男的正在给女的拍照。
 
  『原来是这样,看来也是同好啊!』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暗喜,好奇心也越来 越强烈,我倒要看看这对男女是怎样在玩。
 
  就在这时,我老婆也蹑手蹑脚的跟了过来,轻轻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大 跳,不由得「啊」的一声。这一声叫顿时惊动了前面那对裸体男女,那男的迅速 转过身朝向我这个方向,问了一声:「谁?」好戏是看不成了,我只好压了压那 颗紧张得「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轻轻答了一声:「是我。」「干什麽?」那 男人紧张的又问了一句,透过星空的微光,隐隐看到那个女的蹲下身子缩成一团。 
  「呵呵,我们也是来拍照的。不好意思,打扰了。」到了这个份上,我只能 实话实说了,尽量缓和着气氛,又往前走了几步,和那个男人距离保持了大约三 米停下。我的妻子紧紧地躲在我身後,十分紧张。
 
  隐隐觉得那男的弯下腰在地上摸索着什麽,我顿时有点紧张起来,我以为他 会拿石头什麽的要跟我拼命或是自卫。突然,一道手电光从那个男人的位置发射 过来,照在了我的身上,我妻子紧紧躲在我背後,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似乎那个男人从我俩赤裸的身体和手里拿着的相机、三角架上明白了什麽, 口气缓和了下来:「哦,你们也是拍这个的啊!」「嗯。」我轻轻的嗯了一声, 接着说:「打扰了。你们继续拍吧,我们到别处去拍。」那男的沉默了一会,说: 「算了,我们拍好了,要走了,你们玩吧!」回头看了看那个女的,那女的站了 起来,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和我妻子一样紧紧地躲在他的身後。
 
  我见此情况,再在这里拍下去已毫无意义,没准这两人一走就会报警或者是 喊人来,那样就不好玩了,便说:「呵呵,我们也不玩了,已经没兴趣了。」那 男的一听,又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我看你们还带了三角架,准备拍合影啊?」 
  我说:「是啊!」他一听好像比较激动,有点微微颤抖的说:「这多麻烦啊! 
  要不……我替你们拍?用你们自己的相机。」我愣住了,真没想到会是这样! 对他们的极不信任使我立即带着玩笑反问了一句:「哈哈!你替我们拍完了是不 是再叫我替你们拍,作为交换啊?」本以为这句笑话会使他再沉默一会,没想到 他立即回答:「也可以,那你先替我们俩拍几张,我们还真没在外面拍过这种合 影呢!」
 
  两个女人开始躁动了,那女的紧张连连:「不干,不干!」我妻子似乎更加 恼怒:「你有病啊?赶快回去!」那个男人把那个女的拉到一边小声说着什麽, 隐隐的听到:「是用我们自己的相机……没事的……听话……」我扭过头对妻子 小声说:「我替他们拍有什麽关系?既然大家都看到了,事情不要搞僵的好。」 
  说实话,这家伙提出这个「帮忙拍照」的建议後,不知道为什麽,我心里似 乎涌上一种莫名的激动。
 
  对方好像没了动静,那个女的也没有再说话了。那个男的走了过来说:「就 算交个朋友吧,你替我们拍几张。」说罢把他的相机递到我的手里。这是一架单 眼反光相机,黑夜中也看不清是什麽品牌,那男的教我:「按这个就可以了,别 的不用管,都是自动的。」然後那个男人走到女人身边说:「拍吧!」我端着相 机,回头看了看妻子,才发现她远远的躲在黑夜之中,只能隐隐的看一个白色的 身体。由於黑夜里什麽都看不清,我只能把镜头大概的对准了他们所站的位置, 轻轻的按下了快门。
 
  闪光灯过後,相机的後背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对裸体的男女站在一起的合影, 我仔细地拿到眼前观看,只见那女的身材很好,长相也不错,就是表情很呆板, 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画像中那个男的看上去较强壮,表情似乎很开心,微微的在 笑。
 
  我继续端起相机,对准他们按下了快门……藉着闪光灯的反光,只见那男的 搂着他的女人一会搂抱,一会接吻,一会抚摸,简直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根本不 理会对准他们的相机,忘乎所以地做着各种动作。似乎那个女的也来了兴趣,动 作越来越主动……我妻子这时也悄悄的凑了上来一起观看他们的「表演」。 
  一阵狂拍之後,那对男女似乎冲动起来,透过每一次的闪光明显地看见那个 男人的阴茎开始勃起,显得很长。那个女的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昂头搔首, 用手紧紧握着那个男人的阴茎,旁若无人进入状态了,似乎这里只有他们俩。 
  我被他俩的表演搞得下身也开始有反应了,但手里的相机并没有停下,还是 在不停地拍着。我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我有点愠怒,小声说道:「你们好了 没有?该替我们拍了!」这话一出口,我突然想到还没有和妻子商量一下能不能 在他们面前这样表演,尽管我的妻子平时仅我们俩单独在一起时表现得比较「淫 荡」,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在两个陌生人面前啊!
 
  我停下拍照,转过身去小声问妻子:「怎麽样,我们也让他们帮我们拍吧? 
  省得摆弄那个三角架了。」我妻子有点紧张,紧张得话也说不出来。我乘机 补充道:「是用我们家的相机,拍了大家分手後谁也不认识谁。怎麽样?」「那 就快……点。」妻子小声的回应了一声。我知道她同意了,便走过去,说:「该 轮到拍我们了。」说完把他的相机往那女的手里一递,把我的相机交在那男的手 里。那对男女似乎不太情愿,好像刚刚的表演还没结束,意犹未尽,但也不好拒 绝。
 
  那男的接过我的相机,说:「开始吧!」说完就按下了快门。我不高兴的说 道:「你认真点啊!真不够意思。」那男的「嘿嘿」乾笑了两声,等我回到妻子 身边後,开始替我们拍了起来……我和妻子也如法炮制,两人不停地变换着姿势, 对面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着,一张又一张的拍下了我们俩亲热的场面……我的阴茎 开始不听话了,高高的勃起来,我的手在妻子身体上不断地游走,触到了她的大 腿根,竟然是湿的,原来有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我已经受不了了,从妻子的背後抱住了她,用阴茎不停地在她的屁股缝处摩 擦着。对面的闪光灯还在不停地曝闪,我也全然不顾了,把妻子按着使她弯下了 腰,高高的翘起屁股,然後将阴茎顺着她湿滑的大腿插入了下身的肉缝中,深深 的滑入了阴道……今晚实在太刺激了,真的没有想到在这荒郊野外有四个赤身裸 体的男女互相拍照,然後各自又开始了性交。妻子有点兴趣了,猛地站直反过身 面对着我,一边抱着我狂亲起来,一边微微抬起了腿调整着身体,让阴茎重新插 入她的阴道,最後乾脆跳起来用两腿夹着我的腰,像爬树那样拼命扭动着屁股, 使阴茎被动地在阴道里搅动着。
 
  我和老婆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做了一次爱,在完成他替我们拍照的「任务」之 後,他们也走到黑暗中做爱,只是没有当着我们的面。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四个人一前一後走出树木,他们是有准备的,干完後便穿好衣服,我们俩却 把衣服放在了车上,只得光着身子跟在他们後面向车子走去。
 
  他们的车停在很远的地方,走到叉路口我们便分手了,他们默默地一声不响 朝着他们停车的地方走去。我们回到自己的车上,穿好了衣服,发动汽车缓缓顺 着小路向前驶着。
 
  在大灯的照耀下,那对男女还在继续前行,等我们的车子靠近他们後,那个 男的摆摆手打了个招呼,我摇下车窗,对他们说了声「再见」,准备加速离去, 忽然那个男的靠近车窗伸着头对我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来请你们。」我 犹豫了一下,转念一想,毕竟我们的认识是这麽巧合,虽然都当着人家面做了那 种事,但还是有些距离感。
 
  我扭头看看老婆,低声问了一句:「要不要去吃点东西?」老婆没有吭气, 嘀咕了一声:「随便你。」我扭回头对着那个男人说道:「那就去吧!」於是两 辆车一前一後的驶进了市区,在一个很小的饭馆门口停下,我们一前一後走了进 去,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啤酒,我们四个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灯光下,见那对男女气质很好,男的似乎像个有教养的人,中年人,身体很 壮,长得也比较成熟、英俊。女的长得比较小巧玲珑,虽没有那种惊艳,却也显 得比较耐看,绝对是气质淑女的长相,但性格略显活泼。
 
  我们吃着饭,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喝下两瓶啤酒後,我们互相交换了Q Q号,说些「以後常联系」、「交个朋友」之类的客气话,始终没有谈论刚刚在 树林里的那一幕。吃完饭後,我们便各自返回,没有再作逗留了。
 
  时间一晃过了快一个月,我和老婆也早已忘记了这件事。一天,我打开电脑 後,QQ上出现了那个男的要求添加好友的信息,我迟疑了一下,便同意加了好 友。那个男的在线,客气的同我打了个招呼,然後说:「你老婆长得很漂亮啊! 
  你也很帅!」我「呵呵」了一声。他接着又说:「你那天替我们拍的照片很 好,我和我太太都很满意。」我赶忙说:「我技术不好,拍得让你们见笑了。」 
  「我和我太太还想请你帮我们再拍一次,你不介意吧?」那个男的紧接着说 道。
 
  我迟疑了大约有四、五分钟,转而想想这也没什麽,都已经替人家拍过了, 而且看上去这对男女也不像是什麽坏人,便回答道:「什麽时候拍?」「就这个 周末吧!我们约个时间,还到那个树林里拍,怎麽样?」那个男的很急切的说, 「如果你觉得划不来,可以把你老婆也喊上,还跟上次那样,我也替你们拍。」 
  那个男的补充道。
 
  「我来问一下她吧!」说完我便喊过老婆,把这件事同她说了一遍。我老婆 愣了半天,担心地问:「不会出什麽问题吧?」我回答道:「这有啥问题啊?这 两个人跟我们一样爱好这个,请别人拍比自拍要方便多了,何况都已经互相拍过 了。」虽然我嘴上这麽说着,但心里隐隐还是觉得有点啥说不出来的感觉。 
  於是约会就这麽定了下来,我们约好见面的时间——明天晚上零点後在那个 树林边碰面。
 
  第二天夜里,我和老婆驱车赶往那个郊外的森林公园,在零点准时到达了那 个会面的地点——上交我停车的那个小路上。在大灯的照射下,四周空无一人, 当我正在为他们俩的迟到而感到有点不快时,从树林边走出了一个人朝我们摆了 摆手,一看,正是那个男的。
 
  我赶忙关掉大灯,将车子熄了火,我和老婆下了车朝他走去,当然,手里提 了相机,但没有脱光衣服。走近了那个男的後,朝树林中一瞧,隐隐约约看见他 老婆正站在树林之中。
 
  我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我老婆和他老婆互相说了句「你好」,然後四个人 朝树林深处走去。
 
  今晚的天气很好,天上没有云,明亮的月光反射到大地上,映照着四个人的 身形。在树林中走了大约一里路,我们来到一片小小的空地间,小小的道路两旁 各有一张平时供游人歇息用的石条凳子,我们停了下来,不约而同地说:「就在 这里吧!」「是先替你们拍,还是先替我们拍?」那个男的问道。
 
  「先替你们拍吧!」毕竟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那好吧!」那个男的说完就开始动手脱衣服,并催促他的老婆也脱掉。很 快,他们俩就脱了个光溜溜的站在那里。
 
  「你们也脱了吧,一会就轮到帮你们拍了。」他老婆突然冒了一句。
 
  我看了看我老婆,说:「那我们也脱了吧!把衣服收好,免得到时候手忙脚 乱。」我老婆「哦」了一声,但迟迟没有想脱的意思。我放下相机,七手八脚把 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後催促我老婆:「快点啊!」我老婆这才开始动手脱去她身 上的衣服,一直脱完最後一条内裤,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
 
  月光下映衬着四个赤身裸体的身影,两个女人雪亮的肌肤显得那样的明显。 
  我开始替他们俩拍照了,闪光灯不停地闪着,他们俩不停摆着各种姿势,在 闪光灯的反射下显得那样的美丽、激情和淫荡……不知怎麽回事,他相机里的存 储卡很快就满了,不能再拍了,於是我递过去我的相机,现在轮到他来拍我们俩 了。
 
  时间大约过了三十分钟,我相机里的1G存储卡也储存满了,大家都停了下 来,我搂着我老婆,那个男的拉着他老婆,我们四个都没有穿上衣服,走到了一 起,开始小声交谈起来。接着两个女人单独交谈起来,好像拉着什麽家长,也许 是谈什麽时尚的话题。
 
  我和那个男的走到放衣服的那边,取出香烟点着吸了起来,然後坐在石凳子 上聊着。烟吸得差不多了,那个男的突然问我一句:「不够尽兴!这样,你陪我 老婆回车上去取存储卡,接着再拍一会,好不好?」我一愣:『我陪你老婆?你 老婆自己去就是了,或者你跑一趟更快。』心里还在想:『我陪你老婆,那我老 婆跟你待在这里等我们啊?』那个男的似乎看出我的心思,笑着小声说:「我老 婆很好的,你陪着她去一趟,她一个人不敢走这麽远的夜路。」说完「嘿嘿」怪 笑了一声。透过这笑声,我能感觉得他的含意,但一想到我陪他老婆一丝不挂的 走那麽远去取东西,然後把我老婆赤身裸体的丢在这里让他陪着多少有点不对头。 
  突然脑子里又觉得一丝怪异的感觉不断袭来,似乎很心跳、很刺激的感觉。 
  去他妈的,豁出去了,我就陪他老婆走一趟,我老婆丢给他在这里待着,时 间这麽短,估计不会发生什麽事,最多他们俩光着身子聊几句闲话罢了。
 
  「那好吧!」我回答道。那个男的走过去对他老婆小声说:「你快点去车上 把包里的存储卡拿来,我们再拍一会。我脚扎破了,让这位先生陪你。快去!」 
  「啊?!」那个女的惊讶地回了一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老公。
 
  「快去啊!时间不多了,别耽误事。我已跟这位先生说好了,他跟着你,别 怕。」那个男的用命令似的口吻说道,藉着月光似乎看到他脸上有一丝诡异的笑 容。
 
  「哦!」他老婆应了一声,好像明白了什麽,转过身对我说:「走吧,带上 电筒。」「哦,那我穿一下衣服。」我慌忙答道。「还穿什麽衣服啊!这里乌漆 八黑的哪有人啊?再折腾天就亮了,快去快回吧!」那个男的立即用阻止的口气 责怪道。
 
  「哦!」我应了一声。「呵呵……」那女的笑了一声,接着说:「快走吧, 钥匙你拿着。」说完把车钥匙递给了我。在我老婆还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时,我和 那个女的已一丝不挂地裸奔而去,留下同样赤身裸体的老婆和那个男人站在那里 等候着。
 
  我和那个女的快速向停车的方向走去,那个女的好像脚上的鞋不跟趟,发出 很响的声音,我连忙放慢脚步,叫她走路轻点,她轻轻笑了一声,小声嘀咕着: 「你扶我一下啊!」我愣了愣,只好伸出右手拉住她,她却用左手一下子挎住了 我的胳膊,右手还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把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我的胳膊上。 
  这种搀扶着走路是很不稳的,我们俩不断地左右摇晃着,她胸口的乳房不时 地就碰到了我的胳膊,搞得我心里「砰砰」直跳,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着,闪过 了一丝「邪念」……晕!我竟然跟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走夜路,而且自己也是一 丝不挂,而且她的乳房不停地挤碰到我的胳膊。想着想着,下面的小弟弟开始不 听话了,我明显地感觉到它在慢慢地勃起,走了没一半的路,已经完全挺立在那 里了。
 
  「你这鞋不行,走不稳路,我胳膊都要给你拽掉了,要不我抱着你走吧!」 
  我故意半开玩笑地说道。「好啊!来!」真没想到这丫的竟然这麽皮厚,靠! 
  真把我当成你老公请来的苦力了啊?
 
  那女的说完真的转过身,跟我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了。我晕死了,没办法,那 就抱起来吧!我弯腰一手搂住她的脖子,一手搂起她的双腿,把她脸朝上抱了起 来,她也不客气,往我怀里一躺,用右手往我脖子上一勾,就抱起来了,似乎她 还很享受。算你狠!
 
  我抱起她後,感觉很轻,比我老婆轻多了,这女人小巧玲珑些是好玩,抱着 还真挺轻松。我托着她慢慢朝前继续走着,没多会就有点累了,胳膊有些感到吃 力了,她的身子开始下沉,朝下弯着的屁股不知不觉地就碰到了我那勃起的小弟 弟,她感觉到了。
 
  我也感觉到了,正在为此而感到尴尬时,她突然说道:「你下面那个东西怎 麽是硬的啊?」妈的!明知故问,够调皮的!
 
  「不硬就有毛病了!」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气喘吁吁的说道。
 
  突然,她用一只手开始掏摸起我的小弟弟来,一边摸着,一边还说:「很大 呀!」受不了了!真他妈的受不了了,我豁出去了!谁怕谁啊?我一弯腰把她放 下,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使她的一对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胸口,然後亲吻起她的 脸,下面的小弟弟顺着她两条大腿缝就挤进去了。她明显是有准备的,一点反抗 都没有,两条胳膊顺势也将我搂住,嘴里喘着粗气迎合我的吻,我们俩竟然一丝 不挂的站在那里互相亲吻起来了!
 
  没多会,她微微分了一下两条大腿,她的个头很小,翘着双脚努力地让她的 下身能接触到我的阴茎,并且轻轻前後扭动着屁股摩擦着。我的小弟弟明显感觉 到她的下身越来越滑顺,她流水了。
 
  我弯下腰,把她两条大腿卡在我的两只胳膊上,她两腿顿时呈「M」字形状 给我抬了起来,我用两个手掌扶着她的两个屁股瓣,朝向我阴茎挺立的地方寻找 着,终於龟头碰触到了她那已经分开的阴唇,我一挺腰,沾着淫水顺势就插了进 去。她「嗯」了一声,很享受地扭动着,我就这样抱着她悬空抽插着,一边插一 边还慢慢向前走……在快走到车子边上时,我终於抵受不了这种刺激,将精液一 股一股地倾泄而出,射入了她的阴道里。在快要射精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我射 精前的症状,一把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拼命扭动着下身,使劲地在我的阴茎根 处摩擦着她的阴蒂。在我射出第一股精液时,她明显地颤抖起来,发出很大的呻 吟声,然後突然僵住不动了,双手死死搂住的我脖子,牙齿也紧紧地咬住了我的 嘴唇,我知道,她也到享受到高潮了。
 
  一切恢复平静後,我放下了她,她立即蹲下,在我的电筒照射下,只见一股 一股精液从她的阴部滑出,流在了地上。她摆了摆手,小声说:「车上有纸。」 
  我赶紧跑到车边打开了车门,从里面的抽纸盒里拽出一叠卫生纸,走过去递 给了她。
 
  她反覆擦拭着阴唇四周的精液,但仍有精液不断地从阴道口渗出,她抬起头 朝我看了一眼,苦笑着说:「你射得真多。」我「嘿嘿」乾笑了一声,说:「赶 紧拿了存储卡回去吧!没事吧?你老公会不会发现?」她冷笑了一声说:「你以 为你占了便宜呀?你老婆说不定现在正在跟他抱在一起呢!」「什麽?!不会吧!」 
  我紧张的问道,脑子里开始出现一幕我老婆正在被那个男人操的场景…… 
  「会的!
 
  我老公很有魅力,一会回去你看看就知道了!」她很自信的笑着说道,然後 站起身回到车上取了存储卡,我们便开始往回走。我心里开始不舒服起来,不由 得加快了步伐。
 
  「走那麽快干嘛?这麽吃醋啊?你占了别人老婆的便宜,人家占点你的便宜 你就急成这样?太小气了吧!我都没说什麽,你着什麽急啊?」这丫的嘟囔着一 边走,一边不停地用卫生纸去擦拭着顺着下身流出的精液。
 
  走了一半後,她又搀住我的胳膊,在我耳边小声说:「一会你发现他们俩不 正常不会发火吧?你要是发火,我就把你刚刚干我的事说出来!哼!」靠!这丫 的够狠!
 
  「我不会的,放心吧!大不了算是扯平了。」我小声嘀咕着,心里却很不是 滋味。
 
  「那就好!我们走慢点,他们也许还没结束呢!」她又提醒了一句。
 
  「那我们把鞋脱了走轻点,悄悄到他们边上看看他们到底怎麽样了?」我突 然觉得这个办法挺好,观看别的男人干我老婆,心里很早就有这个幻想,现在可 能就会实现了。想到这里,心里既激动又有酸酸的感觉,下面的小弟弟又开始有 反应了。
 
  「好好好,太好了!我也想看!」她回答道,语气中显得有些兴奋。
 
  慢慢地,我们悄悄回到了我老婆和那个男人停留的地方,隐隐的能看到前方 远远的有一个白点,我明白,那一定是我老婆的身体在月光下反射的身影。我轻 轻拉着那个女的弯下腰往前摸去,躲在一块石头後面,距离那个白色的身影很近 了,已经可以明显看出是个裸体女人的身影,只是老婆身边并没有那个男人。 
  正在奇怪时,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出现在我老婆身边,隐隐约约见他好像把 我老婆拉到一起,抱了起来,接着又听见几声清脆的亲吻声。
 
  「好了,别搞了,他们快回来了。」这分明是我老婆的说话声。别搞了?是 什麽意思,难道他们已经干过了?
 
  「没带纸,就拿我的内裤擦吧!」黑暗传出那个男的声音。靠!拿内裤擦, 这分明是已经做完了,也射进去了。我一阵眩晕……我像没魂似的绕了一个大圈 子,带着那个女的假装从原路返回的样子,并故意弄出点动静。我们来到了我老 婆他们俩待的地方,只见那个男的装作什麽事也没发生似的,坐在那张石头凳子 上吸着烟,明显一看烟就是刚刚才点上的。再看我老婆,离那个男人远远的站在 那里,背对着他……真能装蒜!
 
  「怎麽搞这麽久啊?」那个男的先发问了,明显地想镇住我,免得我怀疑什 麽。
 
  「靠!你老婆穿的什麽鞋子啊,一路上跟小脚老太太似的,光了脚让她走又 说扎脚!」我没好气的回答道。
 
  「那你怎麽不搀着她啊?」那个男的假惺惺地责怪着我。『搀?我不光搀你 老婆了,还抱了,还操了她!』我心里狠狠地说道。
 
  「那开始吧!再拍。」那个男的站起身,扔掉烟头说道。
 
  我接过相机,走到老婆身边故意说:「我们就不拍了,一会我们俩亲热一下 就行了。」「嗯!」我老婆回答着,声音中透出一点点紧张的颤抖。我明白了, 全都明白了,啥也不用说了,你给这个男的干了,反正我也把他老婆给操了!彼 此还是不挑明为好,这样也不错!扯平!
 
  我开始替他们俩拍照,这次拍照他们俩直接就把阴茎插在屄里面让我拍,全 是性交的画面。我一边拍一边回头注意着我老婆,果然见她躲在一旁蹲在地上, 手不断地在下身摸着什麽。切!在往外抠精液呢!肯定刚才也是被人家射了一阴 道的精液,怕流到腿上,想让它淌到地上去。
 
  这两个男女一边摆着各种性交的姿势让我拍着,一边开始不断地抽插起来, 看上去那个男的好像很兴奋。『插得舒服吧?你老婆阴道很滑溜吧?好多水吧? 
  哼!全是我的精液在里面呢!插吧,好好插吧!』我心里狠狠地骂着。
 
  终於,那个男的低声哼着射精了……操!刚刚才在我老婆屄里射过,这麽快 还能再射?佩服!我不由得暗暗赞赏着。
 
  我放下相机,走到老婆身边,老婆紧张的看着我,我说:「我们也来亲热一 下吧!」老婆有点心虚的紧张连声应道:「嗯,嗯。」我扳过老婆的身体,让她 弯下腰将屁股高高翘起,阴户对着我。我把勃起的阴茎沾了沾她阴唇周围的淫液 (多半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精液),顺着阴缝轻轻地插了进去,妈的!我的小弟弟 一点都没费劲就完全滑进了老婆的阴道,果然是被那个男人操过了。
 
  我一边抽送着阴茎,脑子里不断闪过那个男人操我老婆的情景,很奇怪,没 有那种生气的感觉,相反有一种非常刺激的感觉不断涌出施加在我的小弟弟上, 使得阴茎变得更加坚硬和敏感。
 
  「你们不过来看看?」我突然简直就像个流氓一样,边操着老婆边喊他们两 个过来观摩。他们两个果然走了过来,站在一旁看着我们俩性交,还不是发出一 阵阵奸笑。「真漂亮!真好看!真刺激!」那个男的还不停地赞赏着,接着又半 开玩笑故意说道:「能不能让你太太摸着我的弟弟啊?让我也感受一下嘛!」妈 的,分明是说给我老婆听的!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被人操过了,也就不在乎了, 听了这话她竟然一点慌张的表现都没有,分明是很想那麽去做。他妈的!
 
  豁出去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挑明罢了。
 
  『不挑明也好,这样装糊涂更好玩!』想到这里,我随口就应道:「好啊! 
  老婆,你就握着他的弟弟表演一下。」「哦!」老婆机械的应了一声,好像 还不是太好意思,真能装纯!我一看她这样分明是以为我不知道她和这个男人已 经发生了关系,更觉得刺激!我一把拉起老婆的手放在那个男人的阴茎上,我老 婆顺势就将他的阴茎握在了手里。
 
  很快,干不到一百下我就高潮了,将精液射在了老婆的阴道里。等我拔出阴 茎时,我老婆竟然还将那个男人的阴茎握在手里没放开,正一骚货!
 
  此事发生过後,在以後的日子里,我们又组织过几次外拍的活动,而且越来 越放得开了,但谁也没提出过交换性玩伴,虽然实事上已经这麽做了。不过大家 彼此都有一个公认的底线:那就是给对方拍照时一定不能使用自己的相机。 
  在後来的活动中,我们到外地一起旅游,甚至连房间都是只开一间,四个人 睡在一起,谁也不提要交换,但比交换做得还要过火。我们在宾馆一起放纵、一 起洗澡、一起做爱,轮换着和对方的伴侣性交,非常开心!
 
  同睡在一张大床上时,有时候我睡在中间,让两个女人睡在两边,那个男人 睡在另一个女人边上;有时候换过来,他睡中间,两个女人睡在他的两边,我睡 在其中一个女人边上。当然,四个人睡在一起是肯定是全裸的,一搂过来是谁就 插谁,甚至我们在操对方老婆时,另一个也会跑过来插入,两根阴茎硬是插在同 一个阴道里,感觉奇妙极了!
 
  或者我跟我老婆做爱时,他也会上来要我老婆含着他的阴茎,玩得很放荡, 我的老婆和他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分明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荡妇,非常自然, 非常顺从,全无害羞的表情。
 
  日子久了,我们也会在一起谈论第一次的交换,当成一个开心话题来回味。 
  原来,那天他们俩早就计划好想交换一下,他做通了他老婆的思想工作,用 非常巧妙的办法让他老婆跟我做了爱。当我和他老婆离开去取东西时,他走到我 老婆跟前闲聊,他说我老婆当时有点紧张,他很礼貌的劝她放松,不要紧张,之 后说了一些「人生哲理」,然后随着谈话的节奏慢慢靠近我老婆。
 
  事实证明,当一男一女陌生人一丝不挂的站在一起,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时, 两人的性激素都会上升,这是人身上的一种动物本能,异性之间本来就相吸,何 况又是全裸近距离站在一起。
 
  他说后来他边聊边替我老婆理了理头发,这一招挺准、狠!我老婆明显地感 到了他急促的呼吸,这种呼吸声本身就容易刺激人的性慾. 之後他开始轻轻在我 老婆的背上抚摸,说我老婆浑身有些颤抖,他问她是不是有点冷?然後轻轻的将 她拥入怀里,我老婆颤抖得更厉害了,他又故作惊讶的问她怎麽了?不舒服?病 了?这些温柔的关怀让我老婆彻底失去了防御能力。
 
  他紧紧地抱着我老婆,抚摸着她的头发和後背、腰部,直到屁股,下面的阴 茎也在不断地勃起,抵在了我老婆的阴部,我老婆完全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中, 像个木偶似的任由他操控着……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了,他把我老婆给干了, 几分钟就射在了阴道里。他说我老婆在整个做爱的过程中一直呆在那里,直到他 最後射精时她才有了感觉,不停地扭动起身子,不想他把阴茎抽出来。
 
  之后他到处找卫生纸想替我老婆擦拭一下阴部,却没有带纸,我老婆这个时 候才反应过来——刚刚跟这个陌生男人性交了一次。在感觉到有精液顺着大腿往 下流时,我老婆赶紧蹲在地上把精液从阴道里抠出来,这也就是我听到的「用我 的内裤擦吧」那句话。
 
  我老婆提到此事时,说当时她都傻了,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他是怎麽插进 去、怎麽操、怎麽射精的她都记不清了,只觉得当时阴道里涌入一股暖流,感觉 很舒服,本能的扭动起身子来,但还是清楚自己已被这个男人给干了,很害怕, 怕我知道了会翻脸。
 
  这事就这麽结束了,但我一直没有向我老婆说那天晚上我陪他老婆去取东西 时,其实我们俩已经在路上就做了爱。男人,还是要神秘点好,这样让老婆始终 觉得欠我点什么……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eckysc金币 +22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