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裙下之臣】(01)【作者:kevin agreas】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且说那六娃精通隐身之术,心思机巧,潜入妖府,几番打听,正欲解禁数位兄长,为蛇妖及时识破。

  青蛇率一干小妖围追堵截,却被那少年无影无踪的战法打得束手束脚,弄得美人嗔怒,柳眉倒竖。

  年少轻狂的六娃手振青衣,坐在顽石上眉开眼笑,斥道:「妖精!你不长腿又不长脚,拖着蠢笨尾巴抓我,真是痴人说梦!」

  一对美眸间秋水流动,蛇姬计上心来,腰肢微摇,下身变化出一袭七彩罗裙,更休提那一双艳丽美腿受半透长裙护盖,影影绰绰,煞是动人。

  只见她叉腰挺胸,勾手挑指,妖娆莞尔:「蓝娃子,你再仔细瞧瞧?有了这腿儿,我可能捉你?」

  六娃眼前一亮,可又不想堕了威风,于是假意镇定道:「你的裙子太长,看不真切,谁知道你使的什么障眼法,要不……待我亲自查验一番。」

  青蛇早知葫芦娃们降生时为女子浴水所生养,污了根性,故而成心变出长裙以撩弄其好奇女色的心态。六娃不觉有诈,春心萌动中隐去身形,快步钻入那翩翩百蝶裙,伸手就意图彻底撩开蛇姬的裙子。

  「呔!你这娃子……好个登徒子!」

  妖女故作姿态,花容失色,左躲右闪之下半推半就,任由少年逞威,裙摆翻飞几度险些春光乍现,不得不化回蛇身,从七彩罗裙慌忙脱出。

  六娃仗着隐身遁术,一面抓着裙子,暗暗感受蛇妖残存的温香,一面畅快笑道:「早料到你这妖精遮遮掩掩,使是障眼法,这下被我揭穿,逃得倒是挺快!」
  见计谋得逞大半,青蛇精快马加鞭,尤物佯怒:「好你个蓝娃子!竟敢对老娘轻薄非礼,哼!你……你真当我没有办法炮制你吗?」

  「妖精!有本事你就亮出法宝,我们再斗上一斗!不过呀~ 你个女人家连身上的裙子也保不住,我看是黔驴技穷了。」

             哈哈哈~嗯~好香啊~

  六娃远远遁开后现了身形,揉搓着指尖的丝绸,还兀自装着一副磊落腔调。
  「蓝娃子,我的法宝还多着呢,有你好好受用的!」

  呵呵一笑,女妖素指置于嘴旁,冲男孩愉悦飞吻一记。

  「喏~ 你手上拿着的七彩罗裙便是我要整治你的法宝哦~ 」

  抬手一招,罗裙便附着妖力,轻旋缓飘,六娃见状,急忙撒手拔腿,身形渐隐。

  「女人的豆腐可不好吃~ 蓝娃子,你想逃,我看你如何逃得过这七彩罗裙!」
  蛇妖娇斥一句,薄怒消去,得意残余。

  七彩罗裙上那只只彩蝶纷纷幻化成形,化绣为实,循香飞舞。

  不一会儿,自以为隐身无敌的少年受到妖蝶的团团拥簇,彩蝶看似娇弱的翅膀不断扑打在他的胸膛和两腋,痒得他一边躲闪,一边大笑,青衣褂裤于纤爪磷粉的摧残下化为霁粉,妖蝶们口吐致密丝线,将猎物编织成透明丝茧。

  六娃双手高举,脊梁笔挺,困在丝茧正中。

  纵有隐身神通,男孩也无法从致密的丝茧中逃之夭夭。

  此时此刻,罗裙当空而落,裙口束在猎物举起的双腕上,漫天飞舞的彩蝶次第隐没在七彩罗裙上,重新化为惊艳图案。

  仅余下两只,其一封住那运劲丹田,其二纤爪抱住那待哺小鸡,虹吸式的口器深入鸡嘴当中,吮吸着男孩剩余的精力。

  可怜的六娃还在无用挣扎,他如今被四下低垂的裙摆幽禁,成为蛇妖的裙下之臣。

  手脚勉力伸直,还不及半身长裙高,男孩不禁羞得想要钻进地洞里。禁锢住他的一身本领,葫芦仙君的威风荡然无存,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在即将开始的调教前预热而生。

  彩裙携香风,拖着猎物,飘到青蛇足前,幻化人身的蛇姬打算好好逗逗这敢于触怒她的顽劣孩子。

  在彩蝶的扑打下笑得有气无力,六娃犹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连看一眼美人的勇气也没有。

  眉眼弯弯,像是打量着山民进献的宝玉瓷器,青蛇抬手撩拨四面裙摆,波浪层叠的通透裙摆拨开后,男孩不着片缕的胴体变得一览无余,两腿弓起,避免脚尖着地,如此一来他连起码的遮掩抵抗也无法做到。

  「嘻嘻……你说……我该不该再给你一次斗法的机会呢?」

  柔和的手掌握住宝具中段,不轻不重地挤压数下,体会到男孩本能的胀大。
  青蛇收回双手捂着小嘴窃笑道,观察到六娃愈发羞涩,舔起手掌上不明的汁液。

  「怎么?呆得连话都讲不出了吗,蓝娃子。」

  那对莲掌继续加工童子鸡,把鸡翅分别握在掌心,任由鸡身探头,朝相反方向揉动手掌,每隔数圈,挤压握有子孙袋的掌心,不出多时,男孩的第一口鸡汤便被肚脐上的妖蝶享用。

  感受到功力的些许丧失,六娃不由大惊,恐惧道:「放开我,别榨!」
  「呵呵~ 你们这些蓝孩子,每次到了这个环节就怂得软了……真叫人没兴致。」

  「快说,蓝娃子~ 你要怎么取悦我~ 来放了你了~ 不然……」

  仙童的竹笋再度落入蛇姬的掌控之中。

  通红着身体,六娃鼓起勇气,低声道:「你要我……」

  「现在,怎么那么没主见了?」

  抿着红唇,蛇妖的指尖在男孩的会阴上打圈,弄得他几欲再来一发。

  「我愿意……像几位哥哥那样服侍……」

  「服侍谁呀~ 」

  「服侍姐姐。」

  「听不到呀~ 」

  扭着男孩胸前的红豆,女妖坏笑着欣赏他的反应。

  「服侍……服侍……姐姐……别逗我了……我的……我的……好姐姐」
  「那……随我来吧。」

  灵动的「幼兽」无奈化为蛇姬裙钗的笼中鸟,赤着身子,双腕高举,两膝曲起,分外难受。

  瞧着青蛇在身前婀娜多姿的脚步,六娃的心思倒翻酱醋般的复杂。

  渴望与异性的自由嬉戏,却又妄图保有雄性的尊严,其结果自然是被老道的女妖所玩弄。

  不知在妖府中被罗裙「吊」走了多久,待他可以少许放松筋肉时,美人素手一展,脱开束缚的赤诚男孩跌坐在花纹繁复的鹅软毯中央。

  青蛇的寝宫足有六处……挑选一间用以爱的责难,再容易不过了。

  白皙稚嫩的肤色和深色的毯子对照鲜明,也是蛇姬的欲孽与仙童的顽劣的碰撞。

  居高临下,美人大方换上一双款款平底尖嘴鞋,挑起淡黄鞋尖,大红色的修窄鞋底自然而然地对准了下方的可爱玩具。

  「好美的腿脚……」

  淌汗如流的少年喉咙发干,忐忑不安地等待主人的责罚。

  「哎呀~ 花头都陪你的哥哥们玩了个遍……再重复也怪无聊的……不妨……」
  坏笑着的蛇妖两臂回环,卧于地上的长裙再度发威,裙口拢在男孩的大臂处,修长的百褶裙摆轻松包到他的脚底,剥夺那来之不易的自由。

  悠然审视手边的抽屉,柔荑勾起锦瑟收纳盒内的一条丝物,冲男孩鼻前一抹,随即戴上。

  「当当当当!孔雀王那小妞身负时空穿梭之能,可给我从以后带了不少好东西呢?禁欲系灰白口罩,喜不喜欢?」

  未能收获如期的热烈反应,难得少女心的御姐自觉心灵受到了正太的伤害,淘气的报复顺理成章。

  顺利解下那丝织品的遮挡,美人的容颜凑在六娃的左颊,舒心地把禁欲系口罩贴在他的口鼻上。

  「嗅一嗅吧~ 我的小狗~ 」

  淡雅芬芳的馨香潜进肺腑要害,起初还不甚厉害,可十余个呼吸后,被锁紧的丹田浮起莫名的热力,那暖力凝成丝丝热线,勾连在灵肉间,欲望、羞辱和情爱的禧结由此巧妙联结。

  「仅仅是闻到我的味道就又胀起来了……嘿嘿~ 哪有这样的大罗金仙~ 」
  顽皮地冲少年的脸颊和口罩间频频吐气,女妖转为薄荷味的口香打散男孩齐聚的绯想,系紧口罩两侧的丝带,美人叉腰服侍在地摊上扭来扭去的六娃。
  「可惜蓝娃子,你的身板还是较蛮娃子单薄了些,不然……当一匹小马驹还是很可爱的……嘻嘻」

  「可恶!」

  胯下的燃烧、肺腑的冰凉、伦理的羞辱、禁忌的快乐!

  要炸了!!!

  「给我……我要!」

  男孩的心在呐喊,可纠结的面容却未敢把新声吐露。

  啪!

  刻有爱心形状铆钉的粉红手拍敲打在男孩弓起的臀缝,隔着裙子的拍打还是能给予他不小的疼痛。

  「我的后庭!」

  啪啪!

  「喊出来……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取悦我……」

  左右开弓的女妖丝毫不顾及男孩卡在喉咙里的哀嚎,只顾自私地满足畸形的施虐欲。

  「呜呜呜!」

  抬起奴隶的下巴,主人的迷离的凤眼迎上那无辜的泪眼。

  「还敢威风吗……」

  左掌揉捏那胀大的春笋,右手的手拍声东击西地夹击,得到蛇姬满意的回应:不敢了!

  红肿的子孙袋惹人爱恋,蛇精却懒得俯下淑乳,以朱唇恩赐适当的回礼。
  她蛮横吻过男孩露在裙外的酥肩,蛇信子窜过那敏感的腋下,痒得他几乎重蹈适才被彩蝶降服的覆辙。

  曼妙的妖法优雅表演,六娃丹田处的彩蝶引入肌下,形成一道娘气的蝶状刺青,稍一发力,便能察觉到满身气劲被导入下体,胀得他无法再思虑其他。
  而虹吸器插入笋芯的蝴蝶则变化多端,撤离赖以栖息的竹笋后飘然回旋拍翅,化作天蓝白边的贴身小内,倘若少年性转片刻,想必可以欣赏到那迷倒众生的骆驼趾在股间是如何迈开的。

  七彩罗裙缓缓下褪,裙口裹住少年的腰间,露出他洁白的上半身。

  土黄色的纸片纷飞顷刻,落在两只红豆上后粘劲十足,仿佛痴女的虎吻,咬住了少年的胸前茱萸。

  「嗯啊!这是……」

  「孔雀王推荐的……创可贴?听说本身是给禁欲系绅士用的?真是奇怪的词汇呢~ 」

  为小奴隶套上发育期少女惯用的浅白保守胸衣,外披雅致的黑金配色小公主礼服,动人的扶她少女就这么诞生了。

  「不是很好奇女孩子的衣物吗?青蛇姐姐我最喜欢为你这个年纪的小家伙解惑了哟~ 」

  还不甘结束,御姐掀开软瘫在地的少年的裙摆,颇为绅士地审视少年的底裤,不顾他的脸红,拨开那会阴处的布片,朝那不曾开发过的菊穴塞进湿润的小颗粒物。

  「夹紧了哟~ 如果你能挺过一昼夜不泄干~ 我就放了你,重新比斗一番。」
  趾间的温暖……来自何处?

  翻身下视,六娃顿时羞涩难当,遮裆纯黑连裤袜赫然已然和自己的下身难分难解。

  贴合得……好爽!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条,蛇姬挽起调教初步完毕的「少女」,温柔笑道:「小妹妹可别得意哟~ 接下来的活儿才是正餐~ 」

  「气味系调教……这是什么调调儿?」

  翻着闺蜜赠予的调教手册,青蛇眉头紧锁,檀口微含下唇。

  「呀咧~ 利用女性气息调驯男子……姐姐一只蛇精哪来的那么重的体味……罢了,让你这淘气的色娃子败在柔弱的诱惑下……倒也不赖o(≧v≦)o……」
  掐着小公主礼服的薄腰,劲力透进男孩的两肾,激得他一阵悸动,股间收缩的两丸隐隐又产生了胀大的需求。

  「虽然眼下装作乖巧的模样,但暗地里还是很不甘心吧~ 如此厉害的神通,就毁在轻佻浮夸上,受女妖的摆布不说,连自个儿都成了女娃。」

  公鸡顶着天蓝小内,六娃垂下羞红的小脸,不敢再瞧蛇姬一眼。

  「哼哼!你们这群娃子?占上风时逞威,作了阶下囚,怎么一个个都不吭声了呢?」

  「我……」

  手拍再度挥击在男孩的柔臀间,困守在女装内部的仙童委屈地跌倒在地,几欲落泪。

  「嘿嘿,戏弄了姐姐那么久,自己倒受不了半分冤屈……不懂事的顽皮小孩?可是,女妖总是比你们这些虚伪的仙人爱憎分明的……来吧……把你的小脑袋交出来……」

  素手背后,拉开文胸的系带,挺立的白兔抬头望着女装少年,红红的「眼珠」分外可爱。母性的红豆诚然很是可口,但蛇女并不打算让六娃品尝那味道。
  「坏孩子只配得上这样……」

  吸收了大娃的部分精元,哪怕做不到全身倍化,青蛇还是可以令本就昂扬的双峰膨胀几分,转世仙童的小脑瓜并不费力地被挤入其中,母性的气息和奶水的气味纷至沓来,本就在兄弟中排行偏小的他比哥哥们更为渴求乳房的爱抚。
  「这可是对你坏脾气的补完……要认真地嗅哟?」

  自己仿佛是传闻中的那只得天独厚的妖猴陷于将性象转为女性的如来之手,被五指山压住后被迫接受种种色欲轮回。

  啊!嗯!啊啊!

  乳鸽成长为足以把男孩的大半身躯都纳入其中的惊人地步,施展妖法的青蛇使得这对雄厚的神女峰地动山摇起来,隔着小公主礼服和七彩宝裙按摩仙童的肉身,火热的欲望在心田间肆虐,猛烈的火舌几欲钻出胸膛,而女妖的下一步着实冷静了他的下体。

  拈出散着湿气的女袜顶入男孩的口腔,强迫他卷起小舌头,含着那足下的织物,随即借胶带封上六娃的嘴。

  「这是姐姐的侍女的,她是一只……臭鼬精?按理说,这种妖精是不会被选作侍女的……可是她学会了把气味收藏在私密部位的法门,而且又很听话能干……所以……嘿嘿嘿?」

  「说是私密部位,那包不包括脚底呢?」

  酸臭,腥香,乳芳,汗味……

  只被允许闻,而被禁止舔弄。

  女装少年的长裙中段微微凸起,煞是有趣。

  「从你的反应来判断,应该是的吧~ 」

  香和臭本就是人体极端复杂的嗅觉机制的产物。

  鼻腔的快乐和口腔的痛苦交融在一块儿,男孩几欲处于天堂山和地狱之间……可仔细想想的话,这不正是二元对立的人间的魅力吗?

  何必区分享受和折磨?因为仙童的胯下长枪不懂作伪,它只知道这剧烈的刺激足以令它那不成器的主人来一次史无前例的大爆发!!!

  XIU!XIU!

  BIU!

  XIU!

  BIU!BIU!BIU!

  噗嗤!噗嗤!

  子孙袋竭尽全力喷射着白浆,几乎要把存货全部卸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