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醇酒玫瑰】(11)【作者:大神坑】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道具实验笔记

  「呼呼,请问领主大人,可以开始我的死刑了吗?让一位女士久等可是很不礼貌的啊~ 尤其是这女士还是个美女的情况下。」

  「哦,再等等,等我…………!!!?」

  就在霍伊尔正陶醉在「日晕」的味道时,一声略带娇媚和不满的声音闯入他的耳中,令他从那来自彩虹酒的陶醉状态给拉回现实。

  如梦初醒的霍伊尔猛地把身体转到那声音的来源——海莲娜的身上,但是这一看,霍伊尔顿时觉得全身发热,脸红心跳,下巴可以塞进一只橙子,鼻子有点痒痒。

  眼前的这位女子身上已经是清洁溜溜,全无一丝一缕,那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当真可说是肌骨丰盈,雪肤花貌,娇嫩的肌肤犹如牛乳一样莹润,一双明媚的眼眸更是风情万种,散发着让人心折的魅力神彩,纤腰楚楚,五官精致,身材高挑。尤其是那一双堪称完美的修长大腿。从头到脚、由臀到胸,皆是充斥着难以用言语表达的震撼性美感让霍伊尔眼前一亮。

  看到霍伊尔那火热的目光后这位一丝不挂的女法师靠坐在绞刑椅上微微扭动起的妖娆肉体,她的身体曲线被演绎的如此完美,从丰乳、肥臀,到腰肢、玉臂,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的,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她的每一寸白皙肌肤,都仿佛发出阵阵耀目的光泽,每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似乎充满了浓郁的诱惑与魅力,哪怕只是一个微笑回望的神态。都令人心酥无比。

  但是她却很会把握男人的心里,虽然她在一丝不挂的展露那诱人的臀波乳浪,但她却故意的令自己的三点在双手和身体的遮挡下忽隐忽现,令人看不得真切。可是哪怕这样也独有一番半遮半掩的香艳风韵,同时她的身体四周正在弥漫开来的一股淡雅体香,更是带着点点迷醉,丝丝诱惑,说不出的撩人心弦,勾起无限遐想。

  如此妖娆诱人的身体,实在是无比吸引人的眼球。而我们的霍伊尔领主亦不例外,这一眼看过去仿佛魂都被勾走了。

  「嗯~ ,领主大人,看来这天气还真是热。你看,你都上火了。」海莲娜看到霍伊尔仿佛像是惊呆了一般站立着,两个鼻孔还游出了两条血红的小蛇,不由得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她是故意的,她肯定是故意的!霍伊尔在心里狂喊!

  「咳咳,魅…惑…术!」霍伊尔结结巴巴的说道,同时伸手掏出一条手绢把自己的鼻血给擦干净,但这一过程中眼睛还一直在死死地盯着海莲娜的那身花白美肉。

  「没错,平时的魅惑术可没有这种效果,但是领主大人……」海莲娜说到这里,海莲娜还给霍伊尔抛了个媚眼,挺了挺自己胸前的那对木瓜。这一动作令霍伊尔刚刚止住的鼻血又开始冒头了,看到这一幕海莲娜又一次发出吃吃的媚笑,对狼狈的霍伊尔接着说道:「由于领主大人你刚刚因为那杯彩虹酒而心神放松,刚刚清醒后在精神上的抵抗力可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所以我的这个简简单单的魅惑术就可以……呵呵」

  止住了自己的「伤口」后,霍伊尔苦笑着晃了晃脑袋,说道:「喝酒误事啊,看来今后喝酒要当心了,不然以后被谁算计了都不知道。」(而这位全位面最幸运的家伙并不知道今天晚上他的酒会里会发生的惊天大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就一脸无奈地走向坐在绞刑椅上的海莲娜问道:「海莲娜小姐,请问在你临死前有什么心愿吗?」说话的语气和行走的动作都很是小心,生怕这位女法师又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令自己难堪。

  「有有有,领主大人,昨天我答应了一位精灵魔女同行的邀请去做炼金物品的实验测试,而现在却因为这封忽如其来的黑函令我失约了。我想我只能用我自己来帮她测设那些炼金物品了。所以我要求在我处刑时可以把那些需要测试的道具佩戴在我的身上,处刑完毕后这些道具可以上缴归城主府,你只要把我记录好的笔记交给她就好了。对了,她名叫蓓洛缇娅,她一直出现在娱乐街和中央大道的路口。」海莲娜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空间乳环里掏出各种各样瓶瓶罐罐,还有一些铭刻着符文的零件。同时还操控着七八只法师之手一心多用的在调制着药剂、组装着魔能道具和改造那张简陋的木质绞刑椅子,陷入学者模式的她丝毫没有在意霍伊尔到底答不答应。

  在一阵「乒乒乓乓」后整张绞刑椅就彻底的变了样原本的木质椅子现在看上去仿佛像是用钢铁铸造的一般,整张椅子被魔改后全身上下大变样,通体充满了浓厚的炼金气息,令霍伊尔和台下围观的人群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

  「嗯,看上去确实很合适成为我生命的最后一站。」海莲娜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做完最后的调试后就直接转身坐了上去,活动了下身体和四肢之后,就微笑着扭头对霍伊尔说道:「好了,领主大人,对于刚才的恶作剧我对此表示歉意。」

  看着这个女法师诚意满满的样子,霍伊尔仿佛忘记了刚才的狼狈,可是一脸的苦笑还是暴露出了他纠结的心理,对海莲娜说道:「海莲娜小姐,我接受你的道歉,毕竟你现在不是要『以死谢罪』了吗?」说完后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领主大人的大度我感受到了,但我也知道,区区道歉并不能让领主大人满意,所以……我只能用这身美肉来表达对领主大人的歉意了。你别看这东西简陋,其实一台完整处理机有的这里都有,甚至有一些有趣的设计会更加的人性化,只要肉畜坐到这个椅子之上,再按下这个按键。」海莲娜这时候就按下了右手处的红色按钮,霍伊尔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蜂鸣声进到他的耳中。

  而听到这蜂鸣,海莲娜也全身一震,四肢手腕脚踝肩膀大腿都被自动弹出的铁环死死扣住,令她全身稳稳的固定在这钢铁怪物上面,而这一动作下身蜜壶一颤,偷偷的得到一个小高潮。但这小高潮并不影响她接下来的解释:「机器就会启动,从清洗到最后做成食物都可以自动完成,最有意思的就是这台机器可以自动根据被处理肉畜的肉质和敏感度进行处刑过程的自动编辑,肉畜在宰杀完毕后还会对被处理的部位进行最佳烹饪手法的选……呃……则!」话还没有说完,海莲娜脸上的表情就是一怔,接着就是银牙紧咬,仿佛正在忍受着些什么。

  看到海莲娜这样,霍伊尔也很识趣的说道:「哦,看来处理已经开始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海莲娜小姐,愿你好好享受处刑的快乐。」说完,便留恋的扫了一眼海莲娜胸前的那对木瓜,转身走向早已处刑完毕的三位醇酒玫瑰成员的艳尸所在,开始处理新鲜的美,相信自己搞定后应该可以看到这位妖艳抚媚的法师小姐,成为的「熟」女法师。

  现在海莲娜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时间和霍伊尔闲聊了,因为好多道具使用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她都要一一记录下来。

  现在她那肥硕的圆臀上左右同时插进了一支针头,两种浑然不同的药液正在以均匀的速度缓慢地注射进她的身体当中;其中左边臀部的针头打进的是血液改造剂,这种药剂就是专门为了活体处理肉畜而准备的,当药剂进入血液中后,一旦身体温度超过人体的常温,就会与血液起反应,药剂可以迅速把血液分解掉,从而不会出现任何影响口感的血腥味,只有阵阵的芳香味道,由于海莲娜喜欢柠檬味所以这支血液改造剂的味道是柠檬味。

  而右边的针头打入臀瓣的是一种对身体内部的改造液,如果可以透视的话就可以看到现在海莲娜她的各种内脏间连接的黏膜和血管韧带等等结缔组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掉,这药剂同时也在改变她的内脏,使得等下被处理时更加的方便。

  两只针管里的药剂统统都打进海莲娜的身体拔出针头后,海莲娜才松了口气:「噢,该死的,我真该让蓓洛缇娅在针管上面涂些麻醉剂。记录:针头太粗……呃!?」漂浮在海莲娜身后的笔记本上随着她的心意出现了这一行字后椅子的后面立刻弹出一条冷冷冰冰的锁链,套在她那洁白无瑕的粉颈上。

  「嗯?」海莲娜试了下发现这条细链子并不是以绞死她为目的的,因为她还可以进行微弱的呼吸:「难道是要做到固定?那么下一个发动的就是!!!!」海莲娜正想到这里,顿时椅子后面就立刻弹出两个倒扣的玻璃碗,那两个玻璃碗后还连着两条导管到椅子的后面「啵」的一声扣住了她胸前的一对木瓜,大小正合适,由此可以看来那位魔女蓓洛缇娅提出让海莲娜来测试这些道具估计是早有预谋的!

  「果然是吸乳器!这样全身都被固定了,这机器应该开始工作了吧?对了,记录:链子最好换成丝绸,这挂在脖子上的东西太凉了。」

  就在海莲娜全身成抬头挺胸收腹的模样被死死的压制在这张金属刑具上后,一阵新的蜂鸣声伴随着椅子的微微震动,开始告诉海莲娜,自己的生命正式开始进入倒计时。而海莲娜则伸出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银牙紧张得直咬咬,一对柳眉倒竖。身体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开始绷紧,脸上泛起一阵阵潮红,嘴里竟然开始呻吟起来,接着,一股清亮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就连座椅的前面也湿了好大一块。很显然,这位偏向炼金系的女法师在面对未知的死亡时和她的队友们并没有任何的差别。

  而这时候她那下身的蜜源口开始感觉到微微的发凉,但是还没来得及等她吃惊,那冰凉的尖头棒状物就快速的突破了蜜源口那脆弱的防线,立刻开始挺进那温暖湿润的花道中去。

  「啊!!!」这时候海莲娜立刻秒懂这根棒子的目的:就是要从自己的身体里面闯出条血路直到从自己的小嘴出出来!在本能和温热的花穴猛地受到冰凉的刺激下,海莲娜猛地用那粉腻的腔肉紧夹那根试图要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的钢钎。
  而出乎预料的就是那根有鸡蛋粗的钢钎居然真的被海莲娜温软滑腻的花腔给阻止了那根有着可以当镜子照光滑表面的钢钎向她体内推进的脚步,这一变故连海莲娜自己都感觉到疑惑,但是就在下一秒她立刻就释然了:因为和花穴接触的那部分的钢钎居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整个棒体光滑的表面变成了有很多凸起的疙瘩颗粒形态,接着这一段的棒身竟然开始转动起来,大大小小的凸起并不断刺激着少女法师的花道,座椅下还升起一只硬毛刷子,时不时的划过她敏感的阴豆,而那个椅子似乎想要台下的让观众更清楚的看到效果,顿时把她被固定的两条腿叉的很开,这样海莲娜神秘的花穴便完全在所有人的眼前展现出来,似乎感受到自己的隐私全暴露出来,她的阴部剧烈收缩起来,不时有液体顺着穿刺棒滴落。
  她一想到自己在几百人的注目下,被一根冰冷的钢钎从下体刺入贯穿了身体。海莲娜甚至想,或许花道被那根铁棒充满的感觉真的不错,自己会不会真的在穿刺的时候和那根钢钎做爱,吸吮、夹紧用花蜜来包围它呢?

  自己的下身现在正插着一只不断旋转的棒子暴露在几百人的目光下,就是算全队最开放,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海莲娜粉面上也慢慢的露出一丝羞涩的潮红。但是瞬间她就清醒了过来:「哎哎哎,我这是在想什么,我还要做实验记录呢,记录:穿刺杆的旋转最好是按小段分解开互相独立旋转才可以使得肉畜……哎哎,不对不对,应该是女犯,对就是令女犯更难的阻止穿刺杆推进。」

  虽然现在那根杆子被海莲娜的腔肉夹住,但现在杆子的行进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底力十足!用虽然慢但却异常坚决的向海莲娜的身体内部不断挺进,令她下身花浆四溢一片模糊。

  察觉到这一不妙的情况,海莲娜握紧双拳,想使劲的并拢双腿,但是全身都被禁锢她哪里又有得动弹?现在她只得银牙紧咬,心道:「该死的,蓓洛缇娅真是机关算尽,肉……女犯感觉到自己的阴道被杆子进入肯定会夹紧,但是一夹紧就会触发旋转的设计,夹夹不紧,不夹杆子又开始快速前进,真是会令女犯进退两难!杆子前进的动力肯定也是用弹性十足的魔兽筋做的推进动力,就像是弹弓一样,你越压反弹力就越大直到……这些设计思想都已经很成熟了,哪里还需要实验!蓓洛缇娅这腹黑的碧池到底是盯上我多久了!?」

  在铁斧酒馆旁的炼金工房里的一位全身披着斗篷的精灵族魔女正在调试着一口金属箱子。而这时候她的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哈嚏,是谁在骂我?哦,算算时间也该到醇酒玫瑰她们处刑了,估计是海莲娜在骂我吧,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噢!糟了,刚才做到哪里了?哦,再把魔能管接上开关就完成了。」
  而某位大意的炼金魔女并没有看到由于刚才打的一个喷嚏而在一口大箱子内部震下的一枚小小的螺丝帽!那枚螺帽很巧合的掉在一块磁铁上,而这上面也吸附着许多的螺钉和螺帽,因此这位炼金师并没有发觉这一个落网之鱼!

  而这一小插曲海莲娜并不知道,因为她没时间去计较这些小事了。

  因为那穿刺杆的行进海莲娜哪怕是用尽全力也无法抵挡那根钢铁造物的行进,就在刚才杆子的尖头直抵花心的瞬间,椅子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擦」声,仿佛是什么机关启动了!而就在这时海莲娜突然惊呀地发现自己的后庭处猛地升起一根粗大的肛塞,强行突进了自己的直肠!

  「?!!!!!」海莲娜猛地昂起琼首,嗓子一阵失语,过度的刺激令她暂时无法发声,只能让她来一段无声的呐喊。

  由于海莲娜敏感的菊门被出其不意的爆开,这狂暴而又强劲的快感令她感觉到仿佛自己的灵魂也被这粗暴的突击给撞出身体,她全身仿佛像是在不由自主的痉挛,同时还伴随着微微的颤抖,前面花穴的蜜露滴答流淌,得到了充足的润滑后更是使得那根要命的穿刺杆行进的速度开始加快,但现在正处在高潮浪尖的海莲娜则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把身体交给自己的本能,令她能彻底的享受这一波忽如其来的高超享受。

  而就在她想慢慢品味这高峰后的余韵时,后庭处传来的阵阵刺痛把她给惊醒,她感觉到那突入到自已菊道内的粗大阳具居然开始在慢慢的扩大,它不断推挤着肉壁让原本窄小的洞眼逐渐变成大开的肉洞!

  ,「啊啊啊!该死的,这死丫头居然把教皇梨给装上去了!」突然的惊叫声从海莲娜惊恐无比的口中传出,她觉得菊门处有点撕扯的疼痛,她尽量放松那儿的肌肉,好让膨大而又冰冷的金属挤压着阴道和直肠间那层薄薄的肉壁。

  海莲娜能察觉到,在巧妙的机械联动下,这些亮闪闪的花瓣在自己最隐秘的部位里张开了,花瓣都是随着穿刺杆的向上行进而开始绽放,根据她的测算,杆子穿透她的子宫顶部后那朵要命的金属银花就会彻底的绽放在她的肠道内!令她全身都在不自然地扭动着。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菊花里面的嫩肉像皮筋一样被拉伸开来。

  海莲娜对于自己的后庭菊花的态度和前面的花穴是一样的,认为这个肮脏的部位和花穴都是可以用来行乐的部位,因此她也乐忠于肛交肛虐的游戏。但她在以前玩这些情趣游戏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绑在在刑椅上,当着所有人和队友们的面,用恐怖梨把自己的后庭嫩菊强行给掰得比拳头还大!一丝丝凉风灌入其中令她明白自己身体里那最羞人的部位已经要彻底地暴露在空气当中了。

  菊门口的褶皱很快就被完全拉平,但是由于她也时常会在下身涂抹柔肛液,所以令肛道避免了破裂出血的下场。豆大的汗珠出现在女孩扭曲变形的脸上,现在海莲娜已经不是那么害怕,她的身体只是像冷颤一样发着抖。女性的肉体真是奇妙,血肉为何会如此柔韧?现在她感觉到后庭只用来放一根阳具或者是排泄的话,还真是有点浪费呢……虽然海莲娜正在想一个答案早已是人尽皆知的问题,但是那根杆子和银花并不懂得怜香惜玉,依旧在缓慢而又坚决的运动着。

  肠道的那层因为不断分泌肠液而潮湿的肉壁被越拉越宽,越来越薄,直到有股可怕的剧痛突然从子宫处袭来,令她感觉到有在子宫里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沿着穿刺杆向下流淌着,一直流出穴口,沿着长杆继续往下淌。那是血,自己的子宫顶部已经被洞开了!

  而这时候海莲娜她开始惧怕起即将来临的死亡了,但现在的机器却不愿意让海莲娜的处刑停下来,长杆穿过子宫和菊门被强行扩张所产生的剧痛让她浑身的肌肉都在紧张得发抖,但她却还期盼着它继续下去。她觉得自己的思维正在混乱,这矛盾的感觉令她几乎没法思考。

  就在她的子宫顶部被穿刺杆刺破的同时,那朵撑开了她哪娇艳的后庭美菊的银花却忽然打了个圈,直接对她的肠道从直肠顶部,大肠底部的交界处做了一个环切!就在海莲娜咬牙发出一声痛呼的同时银花中空的花蕊立刻产生一股吸力将她的大肠用力的吸了进去,原来花蕊里边有一台小巧的绞肉机!它会将吸入的东西打碎以便快速清理肉畜的内部!

  散发着钢铁光泽的转牙咀嚼这少女的肠道,白嫩光滑的肉肠被一点点抽出在被那冷冰冰的金属残忍的撕碎研磨,她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的血液和肠道碎末飞溅到了自己的屁股上。

  虽然这一画面实在是非常的残忍,但是……这里面的受害者却并不这样认为:
  「啊啊啊!好舒服啊……我的肠子……更多……更多的……肠子被直接绞碎了呢!」她突然间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从被搅碎了的肠道开始向自己的全身蔓延,她本就因为刺进了穿刺杆而盛满了欲望的花穴,身体绷得笔直,全身肌肉抖动,脚趾不住地勾动着。但很快她被这在剧痛中产生出来的逆反快感瞬间击垮,然后她整个人都因为高潮的馀韵而瘫软了下来,瘫坐在靠椅上,再也无力阻止那根一直不断挺近的长杆!

  由于她在被抽取内脏之前被注射过两针药剂,其中一针是换血针,所以现在她的身边正散发着一股清新的柠檬香,而这一针的作用好像并不限于换血,估计还有点别的用处,但是现在海莲娜却完全没时间却思考这些不紧要的东西了。
  她现在感觉到身体内部一阵空虚,原来是自己的十二指肠在强大的吸引力的拉扯下脱离了身体,而此刻她也没有剩下多少了,在一阵高潮的痉挛中,她的所有肠道连同整个膀胱和一对肾脏都被吸出身体搅碎扯烂,子宫由于被杆子穿透固定从而幸免于难,然而海莲娜却是能够感觉得到那无上的快感,那深入骨髓的痛苦所带来能够刺激到她灵魂深处的强劲快感。

  「呃,快要穿破膈膜……这是……吸…乳…器!」就在那根穿刺杆的杆尖触碰到她的膈肌时,那两个紧紧的罩在自己的丰满的乳房上的玻璃罩开始工作了!丝丝带着柠檬味的乳汁被吸出那对双峰顶尖的樱桃,顺着管子流到椅子内部的收集瓶内,而这一动作刺激着海莲娜濒死的肉体,因为穿刺杆的杆尖已经穿破了她的食道,自己最后的一点消化道彻底的被绞肉机吸收搅碎,全身唯有心脏和肺部还能勉强维持着工作,但她知道自己的死亡正在迫近。

  就在长杆进入食道后她便总算是知道自己脖子上的那条细链子的真正用处了!原来并不是用来做固定自己的脖颈,这种松松垮垮的感觉是要留给这根杆子的位置!等到杆子通过后就会彻底的压紧自己的气管,从而导致窒息!

  穿刺杆继续缓慢着穿进了食道,感受着胸腔的憋闷,感觉到那根杆子已经来到嗓子眼时,海莲娜的眼睛越来越亮:「这家伙……它要从我嘴里出来……我马上就要被彻底的贯穿了……!!!」

  「啊……受不了了……我要高潮了……啊……贯穿我……呜……哇!!!!」海莲娜的瞳孔瞬间缩成小点。伴随着她的表情,嘴唇猛得大张,大量的红、白混合黏液如喷泉般喷出,长杆彻底的穿过了食道、咽喉,完全贯通了她的身体,从嘴巴上挺出来。

  全身被大面积慰籍,四个极度敏感点被重点照顾,蜜穴被无情的冲刺,最后加上肛门被强行扩张的内部清理!这前所未有的刺激让海莲娜达到了迄今最美的高潮。

  所有的人只见她全身肌肉一紧,死死握住手掌心的椅子托手,脚趾也奋力夹住脚踏板,然后四肢痉挛,双眼翻白却发不出咽呜。

  从花穴,子宫到嘴巴被彻底贯通,一股血色的阴精从被刺穿的花穴喷溅而出,因为这临近死亡的高潮让她脸上布满异样兴奋的红晕,丰满迷人的身躯发出剧烈的颤抖。在强烈的精神和肉体双重快感刺激下,下体哪怕是有着长杆和那朵银花的扩张,但依旧令她觉得下体益发的空虚,无法动弹的她只能更用力地夹着两腿间插入身体的那根长杆,扭动摩擦着。

  仿佛明白了她的渴求,那根穿刺杆居然开始了猛烈的抽插!这狂虐的刺激让她猛的一阵抽搐,又一波高潮泄了出来。爱液、肠液、唾液快速分泌着,下体颤抖着喷出大量的柠檬味爱液,顺着座椅的边缘一丝丝滴落在地上。

  「嗯……咽喉被插过了……好憋气……噢,对了,那现在……就是说……肺叶……就没用了!」

  这时候海莲娜的耳边隐约听到肚子里刀片弹出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阵旋转的刀片切割着内脏发出了一阵阵古怪的音节,和随后肺部传来的阵阵刺痛。
  「啊啊啊啊!!!肺叶被绞碎了!现在全身的内脏就剩下心脏一个完整的了!」
  而这时候她正在享受那根贯通她身体的棒子抽插的快感中,并没能感觉到了自己那饱受摧残的后庭美菊处吸收完肺叶的碎片后,居然会涌出一股温热的暖流,同时还伴随着一些菇类和鸡蛋等配菜;就在那暖流快要彻底的占领海莲娜腹腔后她才回过神来,双眼迷蒙,精神也由于身体被掏空而感觉到阵阵的疲惫,心道:「这这……是在……填料吧?但是……我记得……收集罐……是空……!?不对……这些填……填进来的是……我的……奶水!?换血针……里……居然还有……催乳剂的……成分!」一想到自己被掏空的体腔居然会被自己的乳汁给填满,海莲娜心中不由得泛起阵阵的无奈。

  很快那些灌入的温热液体就在彻底淹没她体内的那颗孤零零的心脏后就停了下来,然后整张座椅就开始快速的拼装组合,按照预定的设计让整张铁座椅飞快的组合成了一台封闭式的铁箱子;它的正面敞开,露出了透明的隔热玻璃窗,这正好方便在场的的人欣赏肉畜被一点点烤成诱人的金黄色的完美过程!

  「烤箱!?……还真是……一应俱全……啊,蓓洛缇娅……这……碧池……还真是机关算尽……啊……!颈部以上……的隔板……正好可以……隔……隔绝热……量以免破坏到头颅……和……头发的完整性!」

  缺氧的虚弱感不断地冲击着海莲娜脑海里的神经,现在她已经是弥留之际了,隐约间她仿佛听到了一声蜂鸣,

  「嗡……」

  然后阵阵的热浪袭来感觉令她逐渐开始降温的身体带来温暖,她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也被固定在穿刺杆上,这热浪令她表情就如同一只猫咪在晒着午后的日光,再加上里内的机械臂也拿来了一把柔软的羊毛刷子开始往她的身体上刷着香浓的烤酱和植物油,让她本就丰满诱人的身体立刻就变得油光闪亮,显得分外诱人,她的身体时不时还能晃动一下,让刷子晃过自己的敏感点,让她得到一些额外的享受。

  处理好三位醇酒玫瑰冒险团成员们的艳尸后回来得霍伊尔目光先是聚焦在那个仿佛冰箱大小的烤箱上,然后再透过隔热玻璃看到里内露出一脸慵懒表情的海莲娜,吹了个呼哨,走到了玻璃窗前,微笑着对海莲娜说道:「噢,海莲娜小姐,你这诚意十足的歉意我已经收到,你的愿望我会满足的。」

  说完,便把目光转移到那本自从海莲娜坐上那张金属座椅后便一直悬浮在她身后一米处的那本实验笔记上,它从一开始就忠实的记录下了整个实验的过程。当然也包括了实验肉畜在实验中的记忆和感受!这可是很宝贵的实验数据,因为这张座椅只是一台一次性的试验机,用过一次后就会彻底的报废,而这次车试的方方面面笔记里面都会完美的记录下来,让阅读者用上帝视角来「回放」一次实验的过程。

  霍伊尔看到包裹着笔记的光晕开始慢慢的变淡知道消失,笔记失去了魔力的支持后缓缓地落在霍伊尔手上,而他好奇地翻了翻发现全是鬼画符般的文字和图画后就放弃了阅读的打算。

  他小心的把笔记本塞进自己的怀里,心道:「反正时间也够,等处死最后一个再交给那位魔女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