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12)【作者:nihyou2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绝望深渊

  主控室,监控屏幕上,金善儿、萧雨等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狐姑的视线。
  可以说,金善儿的出现,完全出自狐姑的谋划。

  金善儿的名气和表现,使萧雨等人开启一个新的起点,就好比如,在她们心里埋下一颗种子。

  一颗淫欲觉醒的种子。

        ******************

  永恒间,本来灯光全灭,而今上空如烛光一根根被点燃,又如旭日东升。
  由弱到强,由黑到亮,眨眼间,又恢复往昔模样,灯光、闪亮闪亮。

  映照出…七张形态不一,如花似玉的姣颜。

  窈窕淑女,美不胜收。

  房门开启,狐露三女款款而入…

  霎时间,萧雨等人如惊弓之鸟,相互依偎挤在角落里。

  「你们…是什么人?」

  萧雨强自镇定开口问道,其实她内心根本没有那么坚强,而且经过一系列的经历,她很清楚这这些人都不是好人。

  更何况,狐露等人衣着暴露,明眼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咯咯…」狐露开口道。

  「难道萧小姐现在只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姓什么?」萧雨蹙眉。

  「我不但知道你姓什么,还知道你叫萧雨,咯咯…」

  萧雨。「………」

  看到萧雨又要开口,狐露手指搁在嘴边状若禁声状。

  「嘘,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疑虑,但是我说话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插嘴。」
  「否则,哼哼…」狐露脸色一冷严厉道。

  看到萧雨等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狐露嘴角微微泯起。

  「哇…」

  「不准哭,给我闭嘴。」

  「哇,我不,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苗凤儿大哭不止,丝毫不顾忌狐露说什么。

  「豹卫?」

  狐露话语刚落,房门口两个壮硕的男人如门神一般显现。

  「在!」

  「菊花吊!」狐露口中吐出三个字。

  菊花吊?

  那是什么,萧雨等人一头雾水,而看到两个男人逼近,所有人吓得脸泛苍白,惊恐万状。

  陈媛媛小脸满是红晕,她下身现在还是赤裸的,突然见到两个大男人,让她窘迫不已。

  她手忙脚乱,一只手护住下身,一只手搁在臀间,捂着臀部延伸的菊管,忙的不亦乐乎。

  萧雨正欲向前阻止,耳边听到狐露冷冰冰的话语,她再也不敢动弹…

  「谁若阻拦,后果自负。」

  「呜呜,放开我,你们是坏人,呜呜…」

  苗凤儿挣扎着,她娇小玲珑的身体被豹卫抱了起来,来到狐露身旁。

  这是一个极美极时尚的小姑娘,整个人精致到骨子里,美到骨子里。

  银灰色套装穿在她身上,不但不显得另类,却更显秀气,稚嫩之美动人心魄。
  她梨花带雨,眼泪蒙蒙,微微透出惊慌之色,哽咽不止。

  此时,豹卫把她按住,她小小的臀部微微翘着,这个样子好像,大人要惩罚孩子,打她屁屁的姿势。

  仰着头,苗凤儿露出怯怯的眼神,小腿胡乱蹬着。

  「呜呜,不要,我…不哭了…放开我…呜…」

  「晚了,豹卫开始吧!」狐露冷笑,她在杀鸡儆猴。

  「呜呜,不要,你们要干什么,啊…」

  豹卫开始脱她的长裤,露出苗凤儿小小的嫩臀…

  苗凤儿压抑地哭音,不时抬头祈求的眼神。娇柔妩媚的小女生模样。

  一根链条自房间上空垂落,它闪着光芒,如柳枝摆动,豹卫扯起链条…
  下一刻,他的举动让萧雨等人莫名的颤抖起来,特别是臀部无形的绷起。
  链条勾住苗凤儿嫩臀中…圆环,链条开始缓缓升空…

  无形中,苗凤儿臀间的红绳随着链条上升而绷紧…

  「唔…」

  臀间肛门倏然张口,椭圆子弹头连接的红绳拉拽而出…

  「哇…不要…我不要…」苗凤儿再一次大哭。

  怦怦…

  萧雨等人捂住胸口,目视着这一幕,她们截止不住…心,怦怦乱跳、

  虽然先前看到陈媛媛臀后的样子,有过心里准备,可是当情景重现…

  她们依然控制不住的颤抖!

  链条持续上升,苗凤儿臀间菊管无限的拉长…

  一节、一节、自臀间拉出………

  像尾巴…又像蛇…又像…人体内的肠子。

  视觉冲击像无形之中的波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豹卫起身闪到一旁,苗凤儿连忙起身,褪到小腿根部的长裤差点让她摔倒。
  她小脸满是晶莹的汗珠,瞪着惊恐的眼睛,瞳孔中…尽是无助。

  手忙脚乱,她试图把菊管从链条上解除,只是链条已在半空,她够不着。
  「唔…不…不…不…快停下…」

  看到链条勾住自己臀间延伸的菊管,她呼喊着。

  由于她站立起来,臀间菊管得以缓解,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

  苗凤儿扯着臀间延伸的菊管,摇晃不定。

  「唔…呃…不…要…」

  很快,链条的上升,菊管开始绷紧…

  她的臀部被动崛起,肛口呈凸起状,菊管无形绷直,显然重心开始汇聚…
  !!!

  苗凤儿骤然离地,肛门的菊管竟然支撑起她全部的重量,整个娇小的身躯陷在空中。

  此时,她有些滑稽,因为离地不高,她的臀高高拱起,双臂和双腿挣扎挥舞,好像一只青蛙在水中游动一般。

  「呜呜…放我下来…唔…」

  狐露等人无动于衷,链条依然在动,苗凤儿缓缓跟着上升…

  苗凤儿犹如空中飞人,视线变得辽阔起来,而她也不在挣扎,小脸满是苍白。
  菊花锁卡在肛门外括约肌,虽然无法脱离,但是当整个重心汇聚,依然让她感受到疼痛,这是她不在挣扎的原因。

  再一个,她怕高,惊恐的心让她不敢挣扎。

  菊花吊…萧雨嘴唇翕动,这就是菊花吊吗?

  难以想象,世界怎么能有这种…东西。

  想到自己的肛门里的…,萧雨臀部无形绷紧,身躯不自禁颤抖。

  链条停止,苗凤儿犹自摆动,菊管被拉的笔直,充满玄幻色彩。

  她悬空太高,狐露需要伸展玉臂才仅仅够的着。

  只见,狐露轻轻拉扯,苗凤儿犹如陀罗在空中旋转,弄得她咿咿呀呀嚎叫不止。

  「闭嘴。」

  苗凤儿声音戛然而止,这一刻她真的怕了,心里更是泛起悔意…

  「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好好反省一下吧!」狐露手挑起苗凤儿尖尖的下巴,教训道。

  她扫视萧雨等人,发现效果不错,反抗,不不不,她们内心早已没有了这个字词。

  就连萧雨也禁不住身躯轻微颤抖,更别说其他人。

  狐露开口,「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哼哼,苗凤儿就是你们的榜样。」
  「现在听好了,你们脖颈的项圈都有一个数字编码,这个数字是你们以后的身份标志。」

  「现在…都给我站到中央来,按你们脖颈编号依次站好。」狐露口气带着命令道。

  看到无动于衷的众人,狐露又露出冷笑,语气更加冷酷。

  「谁若想和苗凤儿一样,我可以成全她。」

  萧雨等人听到,身躯齐齐颤抖,终于一个身影抖抖而出…

  她面容青涩,跟苗凤儿相互对映,小脸满是胆怯,微微向前,她是郭丽丽。
  紧接着,几道身影依次走出,一个团体瞬间崩塌。

  萧雨顿时无力感顿生,身侧唯独沈冰冰还在踌躇不前,她们内心都在挣扎着…

  退无退路,抗拒意味着悬崖绝壁,向前代表着妥协。

  当看着沈冰冰脚步轻移,萧雨终于迈出第一步…

  银灰色套装很考究,齐刷刷一身灰,衬衣束得紧紧的,衬托出少女硕大的乳房轮廓,灰色长裤把腿勾勒的曲线毕露。

  更别说,齐刷刷形态迥异,犹如梅兰秋菊的少女们。

  见到有些屈服的少女,狐露露出迷人的笑容。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她好像看到少女堕落的开始。

  「现在,有请…虎王大人。」狐露话毕,扭头看向门口。

  不一会,脚步声由远及近,男人的身影显现。

  萧雨等人「啊…」

  她们都认识,这个男人正是和金善儿在一起的男人,他是虎王。

  「我是虎王,」虎王开口。

  「虎王大人问你们,你们要回答…是或者不是,难道你们想跟苗凤儿一样嘛,哼哼」

  狐露轻轻一挑,苗凤儿在空中摆荡起来,伴随着『咿呀』闷哼声,让少女们愈加慌乱。

  「要回答,拜见,主人。」狐露继续循蹈督促。

  「拜见…主人。」

  少女眼神空洞,不过还是屈服了。

  「欢迎你们来到永泰岛。」虎王开口。

  永泰岛?少女们空洞的眼神有了一丝光彩,永泰岛,她们耳熟能详。

  如果说,还有人可能不认识金善儿,情有可原,因为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并不追星,还有大部分人为了生活忙碌,根本无暇去关注别的。

  而,永泰岛,却不同,它世界闻名,是世外桃源,更是发源地,前面已经说过。

  因而,永泰岛的名气几乎无人不晓。

  「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你们会来到永泰岛?」

  「为什么?」萧雨鼓足勇气质问。

  虎王饶有兴趣看着眼前的少女,确切说,用少女称呼她好像不合适。

  28岁的萧雨,说句难听话,已经算是老姑娘了,可是难得的是她竟然还是处女。

  更难得的是萧雨高挑的身材,丰满的胸和臀,乃至全身,无处不洋溢着…熟透的果实芬香。

  如果不是虎王先前检查过萧雨的身体,他一定以为她有病。

  「哈哈,为什么?」虎王大笑。

  啪!啪!

  狐露两巴掌打在萧雨的臀部上。

  臀部突然受到攻击,萧雨感到肛门里的红绳滑进去几分,那种感觉很微妙,让她有些蒙圈。

  倏然,她又感觉到有只手揉摸自己的臀部,萧雨正欲推脱开,耳边吐气如兰响起话音。

  「问主人话,要这么说,为什么,主人,知道吗?」

  「唔…」

  「来…再说一次,是不是想跟苗……」狐露威胁。

  萧雨无奈开口「为什么…主人。」

  「因为……永泰岛选中了你们,因为你们被绑架了。」

  虎王的话语让萧雨等人脸色齐刷刷惨白,赤裸冷酷的话语让她们觉得坠入地狱。

  每个人其实心里早已清楚这个事实,可是清楚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
  人生脱离自己的掌握,生死握在别人的手中。

  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

  萧雨眼前一片发黑,原本就饥饿导致虚弱的身躯完全凭着精神毅力支撑。
  这一刻,站立的身躯一晃,头一歪,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沈冰冰嘴唇张了张似乎要说什么,她身子一软,也倒在地上。

  这……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虎王脸色一黑开口道。

  狐姑上前查看,不一会开口,「精神压力太大,哦,最大原因是饥饿导致的,没什么大问题。」

  「嗯!」

  虎王低头扫视房间中那几个不锈钢圆盆,狐姑赶紧道,「先前她们两个没有吃,才导致…」

  「不吃吗?」虎王似乎自言自语。

  「那就采取强硬措施,正好给清醒的人上一课,你去准备吧。」虎王很是恼火。

  「给她们倆上(口珠饮)」

  「是,知道了。」

  (口珠饮)天堂组织研发,一种可以强制饮食的道具,由一个鸭蛋大小的口珠中间插着一根软管组成。

  使用方法,把口珠放入人的嘴中,然后绑定,口珠的软管插入流食的器具中,流食流入软管,进入口中,强制性进食。

  「把她们两个吊起来。」虎王吩咐豹卫。

  很快,房间上空两根链条徐徐出现,开始往下蔓延。

  豹卫一左一右把萧雨二人手臂背起,用不知在那里找来的绳子,手法麻利的捆绑起来。

  绳子在她们胸部缠绕,勾勒的胸脯更加波涛汹涌,链条勾住开始上升。
  昏迷的二人随着天锁,缓缓站起…

  「停。」虎王开口。

  此时的萧雨二人仅仅脚尖沾地,因为昏迷,她们头一直拉达着。

  这个时候,狐姑推着一辆多功能车缓步走来。

  口珠饮,其实跟我们平常看到的口珠是一样的,只不过口珠饮微有些改变而已。

  狐露向前,她把萧雨的头抬起来,撬开她性感的红唇,把口珠饮塞到她的嘴中,之后绑定。

  口珠很大,撑得萧雨小口满满的,一丝缝隙也看不到,正中一根软管延伸,比较怪异。

  虎王看到一切就绪,他示意狐姑等人把二人弄醒。

  狐姑手指掐在鼻端人中,萧雨二人相续醒来…

  朦胧中,人影晃动,从模糊开始清晰。

  「呜呜呜…」

  眼前一幕让她们无法相信是真的,身体被绑,口珠堵住嘴难受不说,连说话都不可能。

  萧雨和沈冰冰同时摇头祈求,嘴中口珠相连的软管摇曳,宛如大象的鼻子。
  虎王站在二人中间,他一左一右抓住她们口中软管,微微拽动,二人被绑的身躯开始踉跄起来。

  「我说过,在这里,你们的生死都在我手中,想死也需要经过我同意。」虎王阴阴道。

  狐姑正在多功能车边忙碌,她的手正在搅拌什么,似乎已经完成。

  与此同时,又有两根链条垂落,漏斗相似的器具被挂在天锁上。

  紧接着她把搅拌的乳白色液体倒入悬挂的器具中…

  哗…哗…

  所有人似乎都有些摸不着头绪,不清楚这是要做什么。

  不过接下来狐姑的举动让她们霎时明白,萧雨与沈冰冰身躯剧烈挣扎起来。
  口珠饮的软管连接上器具,这是要给她们强制进食。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生活,在这里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吩咐,否则苗凤儿和她们就是你们的下场。」虎王手指着苗凤儿和萧雨二人,恶狠狠的开口。
  「狐姑,开始吧。」

  「好。」

  器具中的乳白体随着狐姑开启,缓缓流入软管中,萧雨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开始吐气,阻止软管中的液体。

  可根本无用,乳白体依旧不紧不慢,萧雨二人眼睁睁目视着,摇头抗拒是那般无力。

  「唔唔…唔…咳…」

  乳白体通过口珠进入口腔,几乎没有停顿,顺流而下。

  她们的脖颈做着吞咽的样子,明明抗拒,却好像又渴望。

  饥饿源于心。

  虽然被强制,但是效果很明显,她们的脸气色好了许多。

  「这是营养液,可以补充人体需要的营养。」虎王从身后抱住萧雨,他的手慢慢的下滑,抚摸她的小腹开口。

  萧雨挣扎,可被绳子绑住的她根本无用,刚刚穿上的长裤又被虎王扒下,露出性感的美臀。

  「唔唔…唔唔…」

  萧雨支吾,臀部被抚摸,特别碰触到臀间的圆环,让她下意识紧紧绷起…
  「抬头,看…知道这是什么吗?」虎王几乎咬着她的耳垂低语。

  萧雨抬头看到悬挂的器具,狐姑正向器具中滴入几滴绿色的液体。

  「告诉你,这是泻药,呵呵。」虎王轻嗅萧雨,仿佛闻到美味,告诉她。
  「唔…」萧雨剧烈挣扎起来,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长裤会被褪下…
  「噫,蛮聪明的嘛…」

  眼睁睁看着器具中的乳白体已经到底,口珠饮被解除…

  咳咳…咳咳咳…

  二人同时咳嗽不止,呼吸急促。

  「放开我…」萧雨开口。

  「啪!」

  「唔…」

  「啪!」被狐露连续拍打,萧雨摇晃身躯,手掌印清晰的印在她的臀瓣上。
  沈冰冰此时也被当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确切说,她怕了,啪啪声,传到耳边,让她备受刺激,生怕受到牵连,这一刻,她选择沉默。

  「呃…」

  萧雨眉头紧紧皱起,她感到小腹阵痛闪过,这让她甚是忘记臀部被打的羞辱和疼痛。

  她知道泻药开始起作用了,因为她现在就有想方便的思想。

  「咕噜噜…」

  声音很大,萧雨感到有一股气在腹中乱窜,直往下涌向肛门口。

  「放开我,求求你们…我不要…呃…」

  萧雨哀求着,小腹绞痛加之气体的作祟,她努力紧紧绷起臀部。

  所以人无动于衷,没有人理会萧雨的呼喊,静静的看着她。

  「不…呃…呃…忍不住了…唔…」

  萧雨臀部微微崛起,肛口突然开启,菊花锁冒了出来…

  「不…不要…看…唔唔…」

  萧雨切身体会到,自己肛门被撑起,那种鼓胀依然存在,疼痛加剧。

  她闭着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虽然内心早有准备,还是无法释怀。
  肚腹犹如翻江倒海,她控制不住臀往下用力,想方便…

  菊花锁不愧为天堂研发的产物,牢牢的卡在她的肛门,无法脱离。

  就好比如一个肛塞堵住萧雨的排泄口,被束缚的身体无力挣扎着,她全身瞬间布满汗迹。

  「咯咯,大家都仔细看好了…」轻声细语在狐露口中吐出,她好像成了讲解员。

  狐露俨然不顾正在痛苦颤抖的萧雨,她手轻轻掰开萧雨丰满的臀瓣…

  菊花锁卡在她的肛门,不停的蠕动,就是无法脱离,清晰的一幕深深烙印在众人心里。

  「这是菊花锁,你们都有,咯咯,它可以卡在肛门里,没有钥匙是无法拿下来的,咯咯…」

  「你们…」狐露扫视众人,紧接开口,「你们都给我看仔细了…」

  狐露的手抚摸萧雨的腹部做挤压状,痛的萧雨连连闷哼。

  「只要你说,主人,我要拉屎,我就会帮你的…」

  话语狐露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萧雨衣装都被汗迹浸透,小腹胀痛带给她难以企及的痛,臀部完全自主的使力,妄想把杂物排除体外。

  这一刻。她感到深深的恐惧以及无奈。

  痛,让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思维开始转变…

  她脑海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她想方便,她想…拉屎。

  什么羞涩,什么难堪,统统不见!

  「主人,我…要…拉屎…呃…」

  「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到…咯咯…大声点…」

  「主人…我要拉屎…呜呜…」

  「这就对了嘛,咯咯…」

  狐露开始缓缓拉动,菊管无形变长…

  「菊花锁可以伸缩,方便的时候要从肛门抽出来。」狐露讲解。

  直至萧雨身后菊管已经很长,狐露手里多出一个输液袋,她举起来再次开口,
  「这是(内肠稀释剂),咯咯,没有这个即使你们想排泄也是不可能的…咯咯…」

  狐露摇动手中的输液袋,展示给众人观看,湛蓝的液体在袋中翻滚,很是梦幻迷离。

  狐露把菊管插入输液袋,瞬间湛蓝的液体开始涌动…

  「内肠稀释剂可以稀释体内的粪便…」

  「呃……不…不要…」

  「嘘,这东西可是很贵的,以后想排泄就要花钱买的…咯咯」

  当液体进入体内,萧雨禁不住的全身一颤,她睁眼看到,连忙急呼。

  狐露摸着她的小腹,「稀释液会把这里洗的干干净净的,咦,鼓起来了…咯咯…」

  众人看到液体竟然涌动进入萧雨的体内,她的小腹明显凸起,无人不花容失色。

  「呃…不…」萧雨臀部微微摆动,十分抗拒,却无济于事,不过很奇怪,好像肚子不痛了。

  「咕噜噜…」

  肚腹传出声响。

  萧雨上衣紧绷起来,那是小腹凸起导致,她开始感到有些胀…

  输液袋已经空了,稀释液全部进入萧雨腹中…

  倏然…

  萧雨臀部的菊管有频率的颤动着,浊黄的液体流动…

  本来已经干瘪的输液袋开始缓缓鼓起。

  「呃…唔……嗯…………哦……………喔…」

  萧雨呻吟声转换不停,身体这个时候完全处于本能,排泄物犹如打开阀门,无法阻挡…

  「咯咯…」

  狐露白了萧雨一眼,看到菊管逐渐减少的液体,而萧雨似乎缓过神来,不在难受。

  「怎么,舒服吗?咯咯…」

  「唔…」

  「告诉大家,是不是很舒服…」狐露拽着菊管告诫萧雨。

  「不说?是不是忘记痛了,哼哼~ 」狐露威胁。

  「我…你…们想干什么…」萧雨。

  「咯咯,真是不长教训。」

  狐露变脸,她冷冷看着萧雨,手中托起输液袋,…

  此时,输液袋比先前无形大了很多,膨胀了很多,俨然是萧雨体内的排泄物。
  在众人莫名,还有萧雨都不解的时候,输液袋在狐露手中提高…

  当输液袋高于萧雨臀部的时候,浊黄色的液体开始流动…

  「啊……」众人立刻明白了。

  「唔…别……不…不…要…呃…」

  捆绑中的萧雨慌乱挣扎,当浊黄液体通过肛口进入,那种凉涩感,使她不由的颤抖起来。

  「咯咯,不听话…」

  「不要…我…我…听…听…话…」

  「咯咯…,早听话就不会遭罪了…咯咯…」

  输液袋中的液体竟然再一次进入萧雨的体内,带给众人的不止是震撼,还有恶心。

  目视着萧雨又微微鼓起的小腹,每个人都索索发抖,脸色更显苍白。

  狐露慢慢放下输液袋,瞬间液体回流。

  ……………………………………………

  狐露拔下菊管,手像收鱼竿似的,一节一节菊管开始缩小…最终恢复到初始状态。

  狐露摆弄萧雨肛门边缘,手指顶着菊管一推…

  「呃…」

  随着萧雨一声呻吟,肛门口闭合,把菊管吞入体内,只能看到一根红绳点缀圆环,微微闪耀。

  「噗…」

  狐露用力,菊花锁又被强拽出来…

  「呃呃呃…」

  「咯咯,夹紧咯…慢慢提臀…」狐露告诫萧雨。

  「嗤…」

  菊花锁再一次滑入,肛口再一次紧紧闭合。

  「唔…呃…」

  这一刻萧雨再也支撑不住,腿脚瘫软,被绑的身体随空中天锁摆动。

  「咯咯…………」

  「哈哈哈!!!」

  永恒间男女交杂的笑声连绵不绝…

        *******************

  命运!很多时候没有选择。

  死亡,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想死,或者是身不由己,想死都难。

  生命,绵绵不息,试问,又有几个人能看透生死,坦然面对死亡呢。

  也许世上有人会看透,有人会想不开,而选择死亡,这点无可否认。

  但,永泰岛发生的一切,被绑架的少女却很少选择死亡来了结。

  因为,每个来到这里的少女都会受到虎王等人的各种各样形式的摧残…
  从里至外,从身体到心灵,让她们的思想逐渐改变…

  绝望…恐惧…身心疲惫…逐步的造成她们麻木的心理。

  潜移默化,软硬兼施,给她们心中种下一颗淫欲种子。

  比如,金善儿的表演,让她们从开始的…不可置信演变成…自然而然。
  她们有的人会好奇?

  有的人会以为这就是人生。

  也有的人会想,就连堂堂歌后都会堕落,更别说凡人了。

  金善儿堕落了,而萧雨等人她们开始按着虎王计划的步骤…行进。

  等待她们的结局是什么呢?

  是结束?

  还是新的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