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婚前一百二十小时】
【婚前一百二十小时】
 
             婚前一百二十小时
 

 排版:zlyl
 字数:29125字
 TXT包: 婚前一百二十小时(全).rar (28.23 KB)
 婚前一百二十小时(全).rar (28.23 KB)
下载次数: 130



 



  「肚子怎样?」他在我耳旁,关切地轻声问。
 
  我摇头,报以一笑,小声说:「没大碍,好得多了!」
 
  他再附在我耳旁,小声说:「如果不大舒服,我用避孕袋好了!」
 
  我笑着摇头,他也温馨地笑着。决定结婚后,我俩也不想那快便要个孩子, 所以决定避孕。两人作身体检查时,便向医生请教避孕的方法,最有效的莫如避 孕丸和避孕袋了。他征询我的意见,我决定由我服用避孕丸。
 
  他曾经问,为什不由他负责避孕的责任,我当时羞得满面通红,久久才告诉 他,我还是处女,希望能够和他有亲密的第一次。他喜孜孜地告诉我,一定对我 温柔体贴,令我有美好的第一次,羞得我几乎抬不起头来。
 
  两个月前开始服用避孕丸,却令我的肚子不大舒服,加上避孕丸的荷尔蒙, 令皮肤长出点点的暗疮,使我非常烦恼。幸好从这个月开始,身体逐渐适应避孕 丸的荷尔蒙,肚子也没有甚大碍了。
 
  「可以进来换婚纱了。」影楼的女服务员吩咐道。
 
  「你也换上礼服吧!」我对他说,他笑着点头,往更衣室走去。
 
  我和影楼的女服务员走进另一间更大的更衣室,化妆后,脱去了衣衫裙子, 便欲穿上婚纱。
 
  影楼的女服务员笑道:「脱掉胸围吧!你订做的这款婚纱,是有厚厚胸垫的, 穿上了更显得婀娜多姿!」
 
  我道:「是吗?」
 
  我不好意思当着外人脱掉胸围,便背转身子解去扣子,放下胸围,穿上婚纱。 
  影楼的女服务员正帮忙整理,我笑道:「胸部好象紧窄些。」
 
  她略为整理一下,说:「胸垫似乎小了些,你的胸围尺码是……」她捡起我 的胸围看看,再审视胸垫的尺码,再说道:「胸围是33?C,胸垫是33,我 替你找另一对胸垫,请等一下。」
 
  女服务员走出了更衣室,我对着面前的落地大镜,观赏这套三万多元的婚纱, 法国真丝,半透明喱士,V形低领,我坚挺诱人的乳房也露出太半,似乎有点过 份暴露。腰部收得很紧,令我几乎透不过气来。前后端视良久,很美,很满意。 
  「换上这对胸垫试试。啊!忘了替你束上腰封啦!」女服务员再走进了更衣 室说道。
 
  我无奈脱下了婚纱,在人前赤裸裸,不大习惯,但也无可奈何。她换上胸垫 之后,还替我束上紧紧的腰封,再穿回婚纱,略为整理一下,笑说:「你的身段 很美!」
 
  「多谢!」我随口回应,又说:「胸部好象仍然很紧窄的,令呼吸不大畅顺。」 
  她端视片刻,说:「胸垫刚好完全包裹和托起胸脯,令胸部的曲线更加突出, 束起腰,会令呼吸不大畅顺的,试试尽量用腹部呼吸。」
 
  我说:「带上头饰看看。」
 
  一切就绪,走出来见到他在呆等,向他笑道:「怎样?」
 
  他走上前来,端视片刻,说:「美极了!」
 
  我小声说:「不会过份暴露吧?」
 
  他看着我胸膛片刻,附在我耳旁小声说:「相信令所有参加我俩婚礼的男人, 又羡慕,又妒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多呢!」
 
  我小声笑道:「不用急,过几天,还可以看到多一些!」
 
  他笑着抗议道:「不是多一些,是全部!」
 
  我白了他一眼,笑道:「拍照吧!」
 
               T减四天
 
  今天那些姊妹团到访,商讨如何对付兄弟团和新郎,七嘴八舌,我想他今次 有难了。谁不知话题一转,竟扯上了我的身上。
 
  「不要看这新郎家门富裕,道貌岸然,英俊潇洒,可能是个花花公子,我们 的新娘子可要吃亏啦!」其中一位旧同学姊妹芬妮说道。
 
  另一位旧同学珠珠说:「吃亏?新郎还是新娘子啊?」
 
  众人喧哗地笑作一团。
 
  我没好气地问:「吃亏,是指那方面的?」
 
  珠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当然是指……」众人又再笑作一团。
 
  我笑说:「他一定没有吃亏的。」
 
  众人呆了一呆,又再喧哗狂笑起来。
 
  芬妮正色说道:「他真是幸福,但是洞房花烛夜……你则有得受啦!」
 
  我说:「这是人生必经的,那有好受不好受的?」
 
  珠珠翘起大姆指,道:「好!」
 
  芬妮笑道:「珠珠是过来人,说说你的经验,教教我们的新娘子啊!」
 
  珠珠骂芬妮道:「去你的,你也嫁了人,为什你又不说说自己的经验?」 
  众人又再喧哗地笑作一团,我便不理睬她们,迳自做自己的事。她们临走前, 珠珠拉我一旁,关切地说,要我到药房买一枝KY润滑剂,并吩咐如果分泌不足, 谨记要涂上少许润滑剂,否则初夜便弄伤了阴部,蜜月时少不了房事繁频,久久 不痊愈,便不妙矣。珠珠还将一公文袋交给我,小声说是性教育的光碟,叫我自 己研究,希望我有美好的第一次。
 
               T减三天
 
  和他东奔西跑累了一整天,吃过晚饭,走上近两千多尺的新居,看见布置得 美轮美奂,古典幽雅。新房内满是红色,似乎不大合衬,却也无可奈何。老人家 当然喜欢大红的颜色,说是喜气洋洋,我则嫌有点红得像血的感觉。
 
  八尺的大床上盖着一张绣上龙凤呈祥的大红锦被,一对枕头绣上鸳鸯戏水, 两者交颈作乐,想到三天之后,便在这绣床上与他洞房花烛,开展人生新的一页, 心里又兴奋,又紧张,还有点心惊肉跳,不知道他可会怜香惜玉,温柔体贴地进 驻,抑或以狂风扫落叶,粗暴地占有?
 
  「看甚看得呆了?」他站在房门口问。
 
  我回过头来,报以一笑,说:「没什!看看有甚遗漏没买的吧!」
 
  「呀!」他从手挽袋子中取出一盒好象牙膏似的东西,说:「放在床头柜内 吧!」
 
  我拿过来一看,竟是一枝KY润滑剂,笑问:「做什的?」
 
  他笑道:「做爱用的!」
 
  我羞得低下头来,将它放进床头柜内。转身抬起头来,见到他走近来,面上 似笑非笑的眼神,我的心不禁怦然心动。四目相对,情深款款,他凑近来,四唇 迅即相接,我双手绕着他的颈项,陶醉在激情的拥吻。
 
  他的手温柔地抱揽着我的纤腰,手掌轻抚着我的背脊,心中充满无限温馨。 
  他的手掌不很规矩了,向下抚摸着我丰腴的盛臀,还用力扯拉牛仔裤的后腰 边缘,裤裆紧紧地拉高,挤压着阴户,产生一股无以名之的舒畅快感。我挺起下 身紧贴他,发觉他的裤裆高高地隆起,一股坚实的物事挤压着我的小腹处。 
  啊!是他的子孙根,很粗大很坚硬啊!当我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之际, 突然给他抱起来,放倒床上,他一手按上我的乳房,我顿时全身酥软,眼见他俯 伏我身上索吻,我知再不悬崖勒马便来不切了。
 
  我赶紧捧住他的头,道:「不要这样子,还有三天才结婚啦!」
 
  他笑道:「现在要不可以吗?」
 
  我鼓励道:「我相信我的丈夫是个君子,会给我有一个美好的第一次,是吗?」 
  「现在可宁愿做小人啦!」他一边苦笑说着,一边将我从床上拉起来。
 
  我称赞道:「这才是我的好丈夫嘛!」
 
  他拍着床笑道:「我要在这里开始做你的好丈夫!」
 
  我笑道:「我也要在这里开始做你的好妻子!」
 
  他正色道:「结婚当晚,我要在这里令你做最快乐的妻子!」
 
  我看着他高高地隆起的裤裆,笑道:「不要说啦!这样子走出去可不象话了, 休息一会儿,不许再胡思乱想啦!」
 
  我走出客厅,不禁松了口气。他的家伙可真粗大吓人,真担心我是否容得下。 
  胡乱收拾了客厅上的杂物,他便送我回家了。
 
               T减两天
 
  又是忙碌了一整天,疲惫不堪。洗了热水澡,精神好一点,趁头发未干,闲 极无聊,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夜已深,想到还有两天便出嫁了,思潮起伏,心中 又惊又喜。突然想到他胯下的家伙,真不知是如何的可怕模样。
 
  还有两天,便要接受他的家伙了,想起中学时的生物课,只是粗略地解说男 女的性器官,实际是怎样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了。想起珠珠给我的公文袋,便 取出来,有两只光碟,将其中一只光碟放进电脑,开始播放性教育的片段。影像 十分清晰,男女子的性征、器官结构、避孕、怀孕、性知识……等,应有尽有, 我坐在电脑前温习,作婚前性知识补习。
 
  看完之后,将另一只光碟放进电脑,竟然是男女交欢的四级色情影像,我暗 骂珠珠无聊之际,看到那洋人男主角的阳物,粗壮庞大无比,竖立起来,足足有 八九长,面目狰狞,好不恶心。心想这粗大的东西,那有可能进入女性的阴户, 便也柰着性子看下去。说也奇怪,女主角却毫不困难地让那粗大的东西纳入,还 很陶醉似的。
 
  男主角不断地将阳物拉出插入,那女主角时而皱眉低吟,时而引吭高叫,状 极欢愉。他们转换了很多不同的姿势,男上女下、女上男下、跪着、抱着、站着 ……
 
  各式各样,目不暇给。原来做爱的姿势是那多采多姿的,看得我血脉沸腾。 最后,女主角狂啸,男主角低呼,片刻随即归于平静,我看得不明所以,男主角 从女主角体内拔出来。
 
  噢!那粗壮庞大无比的家伙软软的垂下来,无复刚才的挺拔,样子十分滑稽 可笑。旁白说他射精了,近镜看到前端有些白色的浆状汁液流出来。我满腹疑团, 射精究竟是怎样的呢?
 
  再看下去,见到另一片段,女主角用手拿着男主角的阳物上下套动,又亲吻, 又放入口里吸吮,竟是口交的影像。到最后,男主角的身体不断震颤,阳物也不 断痉挛抽搐,一股浊白色的粘液,从阳物顶端的孔穴一下又一下激射出来,我终 于看到男主角射精的模样了!
 
  收起了两只光碟,脑海一片混乱。男女交媾,竟是这样子将阳物不断地拉出 插入的机械式活动。以往的幻想,做爱是如何的旖旎浪漫,全都不是这回事情。 
  男子将阳物插进女子体内,就是这样子不断地拉出插入,直至喷射出来。那 浊白色的浆状汁液,又浓又稠,真是好象浆糊,射入阴道里,不知会有何感觉。 我似乎无法领会女主角的欢愉状态,给这样子不断地拉出插入,会有快乐吗? 
  夜已深,我怀着满腹疑团上床,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还依稀好象梦见他骑 上我身上不停地抽出插入地活动。
 
               T减一天
 
  上头、祭祖……简直忙得不可开交。姊妹团晚饭后便齐集我家里,七嘴八舌, 喧闹非常。我挂电话给他,报知他这里的混乱情况,他笑笑道:原来结婚不是我 俩的事情,是亲朋戚友众人的事情,我也深表同意。
 
  他那里比我好不了多少,给兄弟们拉了去酒吧灌酒。我取笑地问他有否带避 孕袋,要拈花惹草也可以,却不可将肮脏和病患带到我身上。
 
  他大笑着,说兄弟们给他预备了五盒,各式各样,有萤火的,有香味的,有 珠子的……却不是用来拈花惹草,是留给我明晚享用的。我发嗔说:叫他吩咐各 兄弟们好好休息,明天可有得瞧啦!
 
  珠珠趁着众人喧闹,拉着我问:「看过了吗?」
 
  我红着脸点头。
 
  珠珠小声笑道:「不用害怕,男人那家伙中看不中用的!」
 
  我面有难色地说:「那大,怎办?」
 
  珠珠笑道:「那里婴儿也生得出来,放心,男人那家伙那有这大的?」
 
  芬妮走过来问道:「谈什啦?」
 
  我笑道:「她教我怎样生孩子。」
 
  芬妮笑得前仰后合,说:「珠珠婚后鸡蛋也没下一只,由我来教你吧!」 
  珠珠笑道:「对!芬妮属猪,好生养,有四个孩子,由她来教你吧!」
 
  众人又再起哄,我也懒得再凑热闹,回房去了。谁不知众姊妹一拥而入,喧 宾夺主,睡房里热闹非常,害得我整晚也不能安睡。
 
               TDAY
 
  昨晚没睡得几个小时,大清早便已起床。吃过早餐,影楼的女服务员已经来 到,给我化妆穿婚纱。十时未到,新郎和众兄弟的大军已经杀到,我给众姊妹们 推入房内,而她们也开始那漫长的讨价还价。
 
  我给关在房里,耳闻外面众兄弟姊妹们喧闹不休,新郎的声音,时而高歌, 时而扮狗吠,我想他正在忍受众姊妹们的折腾。个多小时后,房门打开,我惊见 相貌堂堂的他,给姊妹们威迫的跪在地上,胸前还穿上一个鲜红色的女子肚兜, 我真是给气得笑了出来。
 
  「娘子,有请!」他苦笑地大声叫喊,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我走出房扶起他,众人又在起哄。
 
  我轻吻他一口,笑道:「辛苦啦!」
 
  他喜孜孜地笑道:「值得的!」
 
  我的心甜丝丝的。他素来娇生惯养,性格高傲,竟能身穿肚兜,在众人耍弄 下跪倒地上,知他为了我,可以牺牲尊严,愿意做一切事情,很是感动。祭过祖 先,拜别双亲,往婚姻注册处,之后往男家那里。祭祖,叩拜双亲,三朝回门, 众多繁文缛节,忙得不可开交,不再细表。
 
  婚宴设在酒店,筵开百席。感觉上,今天是我俩的大日子,但实际上似乎是 男女家双方亲朋戚友的联欢会,而我俩则是众人玩乐的对象。后来,兄弟们竟然 倒戈相向,他给灌了数杯酒,已经微有醉意。
 
  我凑近他耳旁说:「不要再喝酒了,今晚才是我俩的,现在是他们的!」 
  他笑着点头:「不碍事,我不会再喝的了。」
 
  可是,兄弟们灌了数杯酒,又轮到姊妹们,亲朋戚友们。
 
  我再劝他不要再喝,他小声说:「不碍事,先前喝的,我已经偷偷到厕所吐 出来了。」
 
  婚宴后,兄弟和姊妹们载我俩回新居,我看见他醉熏熏的,真担心他。他们 见他醉了,也不再闹新房便走了。门刚关上,他箭步似的冲进厕所内,呕吐大作, 我看得心痛起来。他步出厕所,却仿若两人,刚才还是醉眼惺忪,现在虽然仍有 醉意,但是目光灼灼,丝毫不像醉熏熏的。
 
  他笑道:「这些家伙想灌醉我,给我吐了大半啦,不假扮醉倒,他们今晚定 要闹新房,再灌醉我。」
 
  我松了口气,说:「吓了我一跳啦!替你冲杯参茶解酒吧!」
 
  他说:「你也疲惫不堪了,落了妆洗澡吧!我自己冲参茶,休息一会儿便可 以了。」
 
  我坚持道:「让妻子替你冲吧,喝了参茶,你先洗澡。」
 
  他笑着点头。我冲了杯参茶递给他,他吻了我一口致谢。
 
  「咿!」我抗拒道:「全身都是酒气啦!」
 
  他笑着走进浴室,回头道:「一会儿要吻个痛快的!」
 
  我白了他一眼,掩着鼻子说:「臭气冲天!」
 
  他关了浴室门洗澡去。我才刚刚落了妆,晚礼服也未脱下,他便沐浴完毕, 飞也似的走出来,揽抱着我索吻。
 
  我挣脱他的拥抱,嗔骂道:「干什啦!」
 
  他笑嘻嘻地说:「给你尝尝,还有没有酒气罗!」
 
  我鼻头嗅到一阵清爽的嗽口水香气,知道他除了刷洗牙齿,还特意用嗽口水 清除酒气,笑道:「很香啦!」
 
  他还要索吻,我只是应酬式地吻了他一口,道:「汗水黏黏的不很舒服,让 我先完澡,再给你吻个饱啦!」
 
  「好!」他飞也似的跳上床说道。
 
  我没好气地报以一笑,拿了簇新的睡袍,迳自走进浴室洗澡去了。我脱下那 套华贵的晚礼服、胸围和内裤,我对着浴室内的大镜子细意地观赏自己赤裸的身 体,心中默想:今天嫁人了!
 
  先完澡后,便要走出去服侍丈夫,向他奉献保存了二十五年的贞操,白晢的 肌肤,坚实挺拔的乳房,胯下的方寸之地,片刻便要毫不保留地向他展示,任他 抚摸、把弄、采摘。想起他那坚硬巨大的家伙,要从我胯下的阴部地方进入身体 内,也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踏进浴缸内,开了花洒,从头洗到脚,用清香的沐浴露彻底地清洁身体。 
  手掌扫过饱满的胸脯,产生一阵异样的快慰感觉,乳尖随即挺立坚硬起来, 他也曾经多次隔着衣衫抚摸胸脯,也令我产生这样子的异样快感,乳头也坚挺地 胀起来,使我飘飘然的。心想:将这对乳房赤裸裸地呈给他,让他尽情地抚摸, 可有他乐了!
 
  我特意将多些沐浴露涂抹下阴的位置,洗净女阴的异味,我因为看不到下阴 的景况,惟有一腿搁在浴缸边,用花洒由胯间向上射水,再用手沾上沐浴露,摸 索阴部,翻开清洗。热腾腾的细小水柱喷洒阴部,暖暖的,并产生一阵阵异样的 快慰感觉,很是舒畅,比按着胸脯的快慰感觉更甚。
 
  我刻意不断地冲洗下阴部位,彻底地清洁,这儿是今晚的主角之一,联同他 的阳物,我俩将要合演一出「洞房花烛」的好戏!他的阳物,将会从这儿透入, 撕开我的贞操,进入我的身体内活动,最后在里面射出浓稠稠的粘液。
 
  我的阴道,将要首次开放给他使用,并让他在里面射出浓稠稠的精液。脑海 里还留下那光碟的情景,那股浓浊白色的浆糊状汁液,又浓又稠,一会儿之后, 他的精子便要射进阴道里,真不知会有甚感觉呢?
 
  我关了花洒,抹干身体,用风筒吹干头发。对着浴室内的大镜子,再次观赏 自己的身体,一缕长发垂肩,身段修长,姿态婀娜,明艳照人。心想:反正也是 他的了,如果这样子赤裸裸地走到他身前,不知会否令他疯狂起来?话虽如此, 却没有这大胆,便穿上了内裤,却不戴上胸围,披上那簇新的真丝睡袍。
 
  睡袍非常柔软顺滑,呈粉红色半透花,开低胸,虽然不及婚纱的低胸,但也 露出少许坟起的乳房,乳沟也清晰可见。这件真丝睡袍是他拣选的,初时我也嫌 太低胸,他却笑说是穿给他看的,我想洞房夜他反正甚也会看到,便笑着顺从他 了。说实话,穿上这袭睡袍,更显得我的身段婀娜多姿,极尽诱惑。
 
  V形低胸剪裁,酥胸半露,乳房之下紧束,更显得胸脯挺拔,腰部微微收窄 而下,尽显纤纤细腰,腰部以下非常宽松,让臀部和双腿可以自由活动。我看着 大镜子,左顾右盼,非常满意,就这样子走出去,将这美不胜收的胴体献给他吧! 
  我对着镜子,满面春风,微笑地轻声说:「我的贞操处子,别了!」
 
  走出浴室,但觉灯光昏暗,只开着床头灯,见他半卧床上闭着眼,便轻声问: 「睡着了吗?」
 
  他闭着眼,梦呓般说:「等了许久,变了『望妻石』,动也动不了啦!」 
  我笑道:「连张开眼睛看看也不能吗?」
 
  他仍是闭着眼,说:「动也不能,那能张开眼睛啦!」
 
  我笑嘻嘻地俯身吻了他一口,说:「现在怎样?眼睛可以动吗?」
 
  他眼珠乱动,微张开眼,说:「仙女的魔法真行,吻一下便可以张开眼睛啦! 
  如果再吻一下,必定可以动啦!「
 
  我笑道:「不再吻啦!就让这样子动也不动多好!」
 
  他眼珠乱动,作心急状,道:「求求美丽的仙女再吻一下,让我恢复活动, 今晚要和新娘子洞房花烛,她一定等得很心急了!」
 
  我嗤之以鼻,笑道:「新娘子可一点也不在乎!」
 
  他再求道:「那么是我等得很心急了!」
 
  我忍着笑说:「再吻一下,让你恢复活动也可以,但有条件的。」
 
  他说:「请说出来。」
 
  我道:「第一,对新娘子要温柔体贴。」
 
  他说:「没有问题,我一定会怜香惜玉的。」
 
  我道:「第二,尊重新娘子的意愿,要听她说话。」
 
  他说:「她是我敬爱的天使,听妻子话是会发达的,绝没有问题。」
 
  我正色道:「第三,新娘子是很爱你的,希望你能够爱护她。」
 
  他也正色道:「我十分明白,我也非常爱她,我愿意一生一世爱护她,别说 我不配!」
 
  我俩凝视良久,心中满是幸福快乐,得夫如此,又有何求。我俯身吻了他, 随即给他抱进怀内,四唇相接,四臂交织,吻个畅快,久久才分开来。
 
  他说:「你穿上这件睡袍非常美丽诱人,我选对了!」
 
  我笑道:「选对了我,还是选对了睡袍?」
 
  他说:「两者都是,相得益彰。」
 
  我道:「似乎太低胸啦!」
 
  他说:「只是给我看的吧!」
 
  我道:「却也不能太暴露啦!」
 
  他目光炯炯地说:「只是看到一点点胸脯,拍婚纱照那天你答应给我看全部 的。」
 
  我羞得低下头来。
 
  「给你看看这个东西。」他一边说,一边解开睡衣,赫然是那个迎亲时,给 姊妹们迫着穿上的鲜红色的肚兜,现在竟然穿在他身上。
 
  我笑得前仰后合,喘着气问:「是甚么回事?为何给姊妹们迫着穿上的?」 
  他也笑起来,道:「她们说你的身材很好,胸脯丰满挺拔,今晚给我享用, 福份不浅,但是她们说我却从领略女子胸脯的情况,因此便迫着我穿上这肚兜, 领略一下做女子的滋味。」
 
  我笑着问:「那么滋味如何?」
 
  他笑着说:「不知道,我胸膛平平的,没有需要承托甚么!」
 
  我笑着观赏他的胸膛和鲜红色的肚兜,越看越是好笑。
 
  「你戴上给我看看好吗?」他说。
 
  我顿时红霞满面,他终于要我脱去睡袍,裸露胸脯了。横竖都会给他看的, 我羞涩地点头,他伸手开始解开睡袍胸前的钮扣。只一瞬间,睡袍的前襟给解开 了,我那对丰满挺拔的乳房裸露出来,完全呈现他眼前。我羞得低下头来,不敢 和他对望。
 
  他赞叹道:「多么美丽的!」
 
  睡袍的前襟已经给解开了,他索性将睡袍整件脱下来,我赤裸裸地坐在床上, 只剩下内裤未给他脱下。我感觉到面红耳赤,面颊好象给火烧一般。他竟可以忍 耐,没有做什么,半跪起来,脱下肚兜,替我穿上,并绑上背带子。
 
  我低下头来,看到胸前的肚兜,鲜艳夺目,给饱满的双乳挺起,份外动人。 
  他再赞叹道:「原来戴在你身上,是那么美丽动人的,而我则是平平无奇的。」 
  我红着脸说:「本来是古代女子戴的嘛!」
 
  他好奇地问:「和现在的胸围有何分别啦?」
 
  我笑着说:「胸围的底部是有硬的垫子承托的。」
 
  他又问:「没有垫子,乳房失去承托,显不出女子的动人身段,那么肚兜又 有什么用?」
 
  我说:「我想古代的女子不着重显露身段,认为不雅,通常肚兜质料是柔软 的,我相信是用来遮盖敏感的乳头,避免磨擦衣衫。」
 
  他笑道:「磨擦之下,乳头挺硬起来,便不得了啦!」
 
  我奇道:「什么不得了啦?」
 
  他笑道:「想抱抱罗!」
 
  我白了他一眼,嗔道:「胡说八道!」
 
  他指着我胸脯笑道:「看!肚兜上有两颗东西都突出来,乳头硬绷绷地挺起 来了,不是想我抱抱吗?」
 
  我「啊」的一声轻呼,给他抱进怀内。给他这样子的说话挑逗,也不知甚么 时候,我的乳头已经硬绷绷地挺立起来,当倒在他怀抱内,胸脯紧贴着他广阔坚 实的胸膛,暖洋洋的十分舒畅,胸脯给挤压着,传来阵阵异样的快慰感觉。 
  他的手掌不断地爱抚我光溜溜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乳房随即给挤压, 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我渐渐地觉得面颊好象给火烧一般,喉枯舌干, 便仰起头来,看见他情深款款的目光,禁不住凑上樱唇,四唇相接,心中一股畅 快渴望之情,油然而生。
 
  我相信这股畅快渴望之情,便是情欲了,我的呼吸开始有点急速起来,我的 嘴唇互相拼命地吸吮,仿佛要将他吸进体内。突然,他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 舔着我干涸的樱唇,我也熟练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引导他的舌头进入我的口 腔内。滑溜溜的舌头,舐舔着我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我的舌头互相交织撩 弄。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mich金币 +15感谢兄弟精彩的转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