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沉睡的萨克斯风】
【沉睡的萨克斯风】
 
              沉睡的萨克斯风
 

 排版:zlyl
 字数:13331字
 
                (一)
 
  「……」又是那股哀怨的音乐声,唔,只有萨克斯风能吹奏出这种感觉吧, 我想。
 
  大腿缓缓先伸出棉被外,一阵刺骨袭来,妈的,怎麽秋天晚上这麽冷,这样 做起事来不大方便。
 
  看一看手表,嗯,叁点十四分,刚刚好,理论上来说,这是一个人熟睡的时 间。
 
  左手抓住被角,用背脊艰难的移动,终于,整个身体离开了被子,看看身边 的小宜,亮丽黑发绸缎般的躺在枕头上,美丽的脸庞丶微翘的唇角,高耸的胸脯 随呼吸起伏,像一颗令人馋涎的苹果。
 
  不过,这个没有钟的房间,午夜时分的我,并不想尝这个苹果。
 
  一来,跟小宜缠绵的机会多的是;二来,小宜空手道叁段的身手与超级无敌 的下床气,弄醒了她,可不是一介文弱书生受得住的;叁来,小宜旁边,微微的 一步之隔,躺着另一个女人,小宜的姐姐,可新大姐。
 
  叫她大姐,纯粹是因为小宜的关系,小宜都叫她大姐了,我叫她可可不是很 怪,不过,每当曲折迂回的音乐声之後,我心中的焦距,就是可可,萨克斯风轻 舞之後,从某些角度来说,我比可可更了解可可。
 
  是「可可」,而不是「大姐」,称呼的不同,距离感也不一样。
 
  可可睡熟的时候,嘴唇会微张,修长白晳的双腿会打开。
 
  发现这个讯息的那一晚,是我第一次听见萨克斯风的声音。
 
  那一个午夜,我刚刚撇完尿回来,回到女友的大通铺房间,正要跨越可可, 躺回小宜的身边,却瞥见一双肤色的东西似乎在棉被之外。
 
  等眼睛熟悉了房间熄灯的黑暗,仔细瞧了瞧,原来是睡姿凌乱的可可,棉被 只盖着胸口腹部,一双白净修长的腿大剌剌的落在棉被外,毫无防备的张开。 
  湿淋淋的花瓣?叁角神秘地带?丁字裤?大饱眼福?不,并没有。
 
  男女四人睡一间通铺,哪个正常女人会穿条内裤睡觉?何况那个半夜夜店不 知道泡到几点的小妹小贝,哪天沉沦下去带个男人回家,那就真的蛋妳他娘的衰 到爆。
 
  可可下半身穿着一件牛仔裤,自己DIY剪成短裤丶刷白丶微破丶拉丝的牛 仔裤。
 
  那一晚我突然发现,原来牛仔裤剪成短裤,真的是春光无限好啊!张开的双 腿,浑圆白晳的大腿根部,往中间看,两腿中间超大缝隙,隐约看见黑色蕾丝, 往下看,弹性的骨肉几乎挤了一半出来。
 
  往上看,嗯,不用往上看,没啥好看的,裤头丶拉链丶口袋丶棉被,都是倒 阳不举的来源。
 
  手在发抖,是我的手。
 
  为何发抖,因为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的食指竟勾住了腿根的短裤缝隙,我 猜,我想把缝隙拉开一点。
 
  萨克斯风有多重?不知道,真的很重,当我要拉开短裤缝隙,只觉得短裤被 萨克斯风给压住了,重的要死,拉不开。
 
  留下第一滴伟大的汗,缝隙才移开了一公分,一松手,又给弹了回去,天啊, 弹性丝绒牛仔裤?真是不会打扮的女孩啊,好好的硬梆梆传统便宜牛仔裤不穿, 穿啥该死的弹性贴身裤!!
 
  好兄弟第二与第叁号——食指与中指,伸进缝隙开口,触感相当不佳,原来 蕾丝是这麽粗糙。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好想,好想……终于,我释放了音乐家出来。
 
  改指为掌,轻轻摸过可可的阴部,触觉上,应该经历了牛仔裤丶内裤丶与肌 肤,不过,不太确定。
 
  做人不能似是而非,我要再确定一下,颤抖的手再次伸出,身体也更靠近了 一些。
 
  手掌先轻轻贴着股肉,看了看小宜与可可,确定两人都没有反应,慢慢的往 中心摸去。
 
  真是滑嫩的触感,今天若是别的女生在我面前,我还懒得碰,就因为她是大 姐,可可大姐,姿色微胜小宜的可可大姐。
 
  一阵窸窣,手赶忙抽回,一个伏身趴在榻榻米上,可可翻了翻身,手还在腿 根处抓了抓。
 
  我,吓得一身冷汗,经验不足就这个坏处。
 
  那一晚,在可可翻身後,我就再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乖乖躺平,音乐家的萨 克斯风,也没有再响起过。
 
  今晚,我的频率已在吹奏许久的和弦中,要试试看是否已经接近了可可的 「肉体频率」。
 
  今晚,冷风,寒夜,被子盖得厚重,棉被押着可可的腹部以下,什麽春光都 没有。
 
  我拉住被角,缓缓的往下拉折,露出可可白晳的颈部。
 
  被子比牛仔裤还重,虽然後来有苦练过,但手指抬萨克斯风还是吃力。 
  可可的胸口上挺,我就停,一吐气,我就下拉,这是可可特有的肉体频率, 这种频率下,可以解除可可的束缚。
 
  我猜……
 
  过了不知多久,棉被已退到下腹,可可双手还很巧的压着。
 
  手指勾住卫生衣下摆,往上慢慢拉去,平坦的小腹一寸一寸裸露在我眼前。 
  超过了肚脐一寸,却发现怎麽也拉不上去,本想一口气掀开,但,毕竟,我 太文弱了。
 
  改往领口攻击,手插入可可领口摸索了一阵,惹得可可动了动,左手抓了抓 胸口,当然,我又是一身冷汗。
 
  不过,我并不担心,我相信可可依然与我频率相同。
 
  因为,我是音乐家。
 
  频率我掌握的分毫不差。
 
  胸口的覆盖被可可自己抓乱,反而松垮了许多,大着胆子手指一勾,继续上 移。
 
  快了,快了。
 
  妈的,还有一层胸罩,搞啥子。
 
  除了胸罩,可可的上半身几乎赤裸裸的对着我。
 
  另一只手,钩住胸罩,一时之间,我也没有勇气移开胸罩,只把手伸进胸罩 内,轻柔的摸索,我的肉棒在此时,也是昂首挺立。
 
  可可散发阵阵清淡的发香与体香,禁不住,我轻轻吻了可可的唇。
 
  可可的唇,温软湿润,让寒风中的鸡皮疙瘩缓和了许多。
 
  手掌传来丰软的触感,而且似乎比想像中宽松,吸一口气,将胸罩上推,竟 很轻易的推开。
 
  一对丰乳弹了出来,乳头微硬挺立,终于,我轻轻握住了可可的乳房,又轻 轻的啜了一口,又一口。
 
  可可奇迹似的连动都不动,我的唇再次盖上可可的唇。
 
  第二次冷汗,我的身体竟然坠下,是被一双手拉下的,心脏在惊吓中几乎绷 出口中。
 
  可可竟然抱住我的腰,但眼睛,并没有张开。
 
  停滞了十秒钟,正在快速思考如何收场,尖挺的胸部竟随可可手臂的环抱, 紧紧贴住我的胸膛。
 
  我的手,抖得更厉害,萨克斯风的音符,全都走音了。
 
  伸手探往桃源深处,嗯,桃源真不是叫假的,有如潺潺流水湿润。
 
  缓缓褪下可可的长裤,一只玉腿脱离了长裤,跨到我身上。
 
  神奇的手指螳螂拳再现,勾住可可的内裤,往左边拉开,露出桃源洞,肉棒 头微微搜索,挺了一半进去。
 
  湿润畅快,我马上把肉棒抽出来。
 
  良心发现了?不是,我又不是小柳丶字下惠。
 
  想快速抽动?一入到底?我很想,但也不是。
 
  是他妈的太紧张,已经要泄了!真蛋蛋面妳个死人骨头!!
 
  双手按住可可的胸部,轻轻推开,精液已经喷射到我的肚子上。
 
  拿个卫生纸整理了个干净,把卫生裤穿回可可身上。但失去频率的我,其实 原状恢复的很糟。
 
  第二天醒来,小宜还在睡,可可却不见影踪,怪了,才七点,而且,昨天那 样,可可到底怎麽想?真糟,搞不好要跟小宜分手,外加毒打一顿丶送警察局急 救。
 
  出了房门,听见可可正在讲电话,而且脸竟然红通通的。
 
  「都是妳啦,下个月就结婚了,不知妳在猴急什麽,害我昨天作梦好像…… 
  还好阿孟和小宜睡得很熟,不然死人了!「
 
  插入与抚摸,竟然这样就没事了,看来,我有机会跟小可更进一步……每一 
  天丶每一晚……
 
  看官别嘘……故事嘛,总是有方法逃得掉,只是逊了点……
 
  ====================================
 
                (二)
 
  给朋友的前言:
 
  神雕外传13进行中,写是一定会写,但情节呢,恳请大家别抱太大希望, 最近人老色衰,艳遇不来,口味也轻多了。
 
  大期望换来大失望,神雕已进行了这麽久的时间,其间能人辈出,其实大家 的赏文能力已经与过去不同。
 
  有一天,当发现神雕外传没有以前好看,恭喜,不是蓝月不行了,而是大家 更成长了,呵~~那记得别老是潜水,多写两篇文章露个两手给大家看看。 
  ~~~~~author:蓝月~~~~~
 
  ***********************************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脱了裤子晒太阳,那边抓抓,这边抓抓,快乐天堂 看光光~」
 
  问我这是什麽东西?这是一首歌,一首有名的好歌。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星爷的电影里,忘了叫什麽,是摩登武圣还是新精 武门,没印象了,实在太久。
 
  为何他是好歌?哼唱这首歌干嘛?
 
  第一,我萨克斯风的「哀怨转折深情款款B大调独奏曲」,吹的就是这一首。 
  要我吹别的?行啊,我还会小小姑娘A大调丶小小姑娘C大调丶小小姑娘F 大调。
 
  对,宾果,答对了!客官真是聪明,小小姑娘D丶E丶G大调我也是第一高 手,而且每一次吹,都不一定是什麽调,因为我也不会分,看起音是啥KEY就 吹啥调,神奇吧?
 
  上一次小陈好没气的问我,「是是是,妳妈的真了不起,那H丶I丶J大调 也会就是了」
 
  切~妳奶奶的懂不懂音乐啊,哪来的H丶I丶J丶K。
 
  第二,吹奏这首歌,只有一个原因:「该起床了!」
 
  在上一短篇里说过,我的萨克斯风是在半夜吹的,只有我自己听得到,现在 呢,又是凌晨两点半了,理论上,可可该睡的很熟了。
 
  看看身边的空手道高手小宜,伸出颤抖的手指,推了推她的脸,唔~没啥反 应,看来是今年台湾区菁英代表赛打得太累了,睡得可死了。
 
  我心疼的拨了拨他的秀发,轻轻的吻上小宜的额头,唉,冠军果然不是那麽 好拿的。
 
  尤其要蝉联叁届冠军,那就更得有两把刷子。
 
  这个高手,绝对不能惊动他。
 
  公式化的把身体抽离棉被,蹑手蹑脚的爬出来,跨过小宜,小心翼翼的蹲伏 在小宜她姐姐~~可可的身旁。
 
  可可被子里,有另一个男人,他的未婚夫,下星期可可就要嫁出去了,他的 未婚夫偶而就会睡在可可家里。
 
  萨克斯风「小小姑娘」独奏曲,每天都会准时唤醒我,我已经观察了好一阵 子。
 
  炎热的夏天,帮了我不少忙。
 
  盖着可可的棉被,不用我动手,就已经把可可上半身的露在外面,热嘛,踢 被子是每一个人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习惯之一。
 
  凌乱的被子只轻轻的盖着可可的肚子,一双修长的大腿,毫不遮掩的伸展在 棉被外。
 
  睡觉时穿得衣服不要太多,是每一个人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习惯之二。 
  今天可可上身穿着一件自以为不贴身的白色短袖纯棉卫生衣,由于卫生衣洗 过多次,颜色有点泛黄,质料也变的非常柔软。
 
  可可的下身,是一件绿色运动短裤,裤口宽大松垮有一短小开岔,裤长却嫌 略短,是可可高中时的运动裤,穿到现在,收口的松紧带早就弹性疲乏,质料也 弹性疲乏。
 
  弹性疲乏的衣服搭配弹性丰满的胴体最适合了,超级好看的,不相信,大家 可以试穿看看。
 
  节俭,思物力之维艰,是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习惯之叁。
 
  可可男友的一只手,扶在可可大腿上,喝!输人不输阵,我豪气干云的将一 只手放在可可的另一只大腿,可可男友手掌贴在大腿外侧,我的手,却是在大腿 内侧。
 
  对着可可男友,心中不屑的冷笑:「妳输了!」
 
  可可身上的衣服短裤,除了单薄,也有点凌乱,想必是在睡前可可男友对他 毛手毛脚丶耳鬓厮磨的成果,棉被虽盖着肚皮,但卫生衣下摆的衣角却压在棉被 上,唔~~所以棉被下是一片真空丶肚皮纤腰尽漏的状态罗?
 
  光想就令人兴奋,动手动脚真是男生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习惯之四啊。 
  在可可大腿内侧的手,轻轻捏了捏大腿,触感细致滑腻,手掌略略放松,在 大腿上轻柔而缓慢的抚摸,我的好兄弟也在此时昂然挺立。
 
  短裤宽松柔软,不规矩的手无声无息的钻进裤口,一阵温热而细密的触感, 糟糕,竟然有穿内裤,习惯真差!让我对可可的评价不禁大打折扣。
 
  这下可费事了,一只手搞不定,算了,老苏说过,勤能补拙,该用两只手, 就不要懒。
 
  老苏是谁?老朋友了,一个外国人,亦师亦友,他妈生他时交代不出老爸是 谁,从此就颠沛流离,可怜人一个,所以後来有点成就时,非常丶超爱说教,不 要说本人,光看他的SM人像模型就头疼,他的姓很怪,姓耶的人不多。 
  咦?勤能补拙是老苏说的吗?唉,最近忘性好,老是糊里糊涂的。
 
  一只手拉住裤管,把裤口撑大,可爱的动物小内裤露了出来,另一只手慢慢 摸了进去,食指一点一滴的钻进内裤里,茂盛细软的毛发滑过指尖,不禁趁势摸 了摸可可的两片嫩肉。
 
  可可突然动了动,吓得我瞬间阳痿,但手却一时抽不出来。
 
  还好,可可还是眼皮紧闭丶嘴唇微张丶呼吸匀称,嘿,手刚刚紧张没抽出, 食指却如钩状把内裤给拨开了,一片美妙的黑森林呈现眼前。
 
  一只手拉裤管,一只手拉内裤,那……妳他奶奶的!少一只手做事。
 
  这时就要讲解一些医学常识了,阴茎本身没有眼睛,只有嘴巴,不一定能准 确放在该放的地方。
 
  人的脸呢,圆方宽窄各有不同,鼻子高度大小更不一样,配上嘴唇丶胡渣丶 舌头,组合千变万化,没有完全一样的道理可循。
 
  讲半天,我就是没种用我的肉棒,也没种用舌头,去挑逗美丽的可可那已呈 在面前的黑森林。
 
  天人交战了半天,唉!该面对的,不能逃避。
 
  以口相就,轻轻的贴上可可的阴唇,四片唇肉相接,我的上面唇与可可的下 面唇,就像接吻一般。
 
  柔缓的吻着,鼻尖正好顶在阴蒂,顺势用鼻尖顶压可可的阴蒂。
 
  不过,沉睡的姿势,大腿分的不够开,忙了半天,没法更深入,只好把手丶 脸都离开可可迷人的隐密私处。
 
  单薄的卫生衣,可以明显的看到两个凸点,看来,可可没穿胸罩。
 
  手大胆的向可可胸部摸去,浑圆饱满的触感,真的是没穿胸罩,此时我的脸 庞,只距离可可的脸不到10公分,可可身上的香气,一阵阵传入我的感官。 
  原来我们距离这麽近啊,可可!
 
  轻轻掀开原本已凌乱开放的卫生衣,将卫生衣推挤到可可的颈子下,那一对 尖挺雪白的丰乳呈现在我面前。
 
  张口轻轻含住一个乳头,另一手轻轻抚摸可可的另一个乳房,温柔的享受这 平常遥不可及的肉体,看着可可乳头竟缓缓挺立。
 
  伏到下半身,轻轻托起可可丰硕的臀部,将宽松的运动裤下拉,没过多久, 可可最隐密的胴体,仅剩少数的布料遮掩,整个赤条条的呈现在我面前。 
  咦?!可可与她男友的呼吸频率都不一样了!
 
  萨克斯风音乐骤停,这是危险讯号!
 
  一个翻身,急忙躺回小宜身边,眯眼竖耳偷偷观察皆下来的动态。
 
  赤裸的可可实在太迷人了吧,她男友先醒来,摸到一个赤裸玲珑的娇躯,二 话不说,棉被盖起抱紧可可。
 
  可可这才惊醒,一番挣扎,嘴里还依稀听到:「不要啦,小孟和妹吵醒就糗 了!」
 
  不过呢,我还是看到棉被急速的震动,发生传说中与车震齐名的棉震,也听 到可可急速的小小喘气声。
 
  棉被之下活春宫,近在咫尺,竟无缘一见,真是一大憾事啊。
 
  等待许久,两人突然猛地拉开被子,可可秀眉紧蹙,好似刻意压着自己的声 音,这下子可可真是曲线毕露丶让人不禁停止呼吸阿。
 
  她男友呢?
 
  我管他什麽鬼样子,没兴趣,反正裤子不在下半身。
 
  她男友由背後抱着可可,让可可坐在他怀里,一只手由後穿过腋下,夹抱着 可可尖挺的双峰,另一只手由可可腰际往下,抚摸着可可的下体丶逗弄可可的阴 蒂,肉棒不断的在花瓣里快速抽动。
 
  她男友猛男一个,不似我这般文弱,竟以原姿势抬起赤裸的可可,并朝我走 近,小生我心下一惊,强自镇定。
 
  她男友竟轻声说:「可可,妳看小孟竟然勃起了,是不是妳因为妳的声音太 淫荡了啊?」
 
  可可眯眼红脸说:「胡说,小孟睡的好好的,睡觉勃起不是男生的正常生理 吗?」
 
  可可男友:「我的小可可竟连这个都知道,该不会常常偷看小孟吧?」 
  可可此时似乎已经快高潮了,说话竟有点结巴:「我…我…哪有…乱。」 
  觉得身上一阵重,偷偷睁眼,天,赚翻了。
 
  可可男友竟把可可放在我身上,双手扶着可可腰际臀部,从後面抽插可可, 四肢着地屁股翘高的可可,一对丰乳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趁着黑暗,我偷偷把肉棒露出被外,全身上下,手脚不能碰丶嘴巴不能攻, 就只有它去碰到可可时,不会被怀疑。
 
  偷偷欣赏着火辣春宫,还是我的可可,赤裸裸的,真想去揉搓自己的棒子。 
  可可似乎快要高潮了,可是她男友虽然癖好玩法与众不同够刺激,让我占了 便宜,却就是少了临门一脚,我得帮帮他。
 
  手掌迅雷不及掩耳的一伸,巧妙的摸索可可的下体,此时此刻,趁此呼吸瞬 间,绝不会被发现。
 
  果然,可可在肉棒丶手的同时逗弄下,呼吸更急促,几次几乎叫出淫声。 
  好像两个男人夹攻可可一样,真是令人异常兴奋!
 
  可是,我楼上的,妈的,这个没用的男人,一手消失丶一手紧抓,身体一颤 一颤,妈的!白痴都知道妳射了,妳就不能忍到可可先高潮。
 
  可可一阵酥软,带着香味的火热胴体,竟贴压在我胸口,还亲吻着我的唇。 
  不管叁七二十一,我的屁股一抬,若有神助,刚好接替了抽出可可身体的没 用肉棒,深深插入可可深处。
 
  一阵温热舒适,挺了几下,可可竟紧抱着我,屁股快速上下摇晃,大量花蜜 泄出,可可高潮了,就差这十几下,我就知道。
 
  可可温柔的男友此时才刚清理完自己,把可可臀部抬起,帮可可擦拭,这个 时候来接手真是鬼斧神工丶天衣无缝啊!本来我还在想该怎麽收尾呢。
 
  这下,除了我之外,谁都不知道了。
 
  当然,如果我也能高潮丶射在可可里面,还一样过关,那就更好了。
 
  不过,人要知足。
 
  一个小时过後,可可与她男友又熟睡,忍不住拿着肉棒对着可可猛打手枪, 另一只手不时摸着可可一对乳房,不久,一阵哆嗦,精液狂泄而出,布满在可可 的腹腰丶胸脯,并把最後一点精华,滴入可可微微张开的口中。
 
  棉被会吸干液体,男友自己会以为是昨天没弄乾净,我则拥有一个难忘的夜 晚。
 
  做爱完毕呼呼大睡,真是每一个人从小到大养成的良好习惯之最啊!! 
  客官别生气,小孟没被活逮,才有下一集可看啊,是吧!
 
  ====================================
 
                (三)
 
  天青青,云白白,风吹草低见牛羊。
 
  艳阳当空,气象局报导今日气温破往年纪录,高温无云。
 
  我,准备要去泡温泉,对,泡他娘的王八蛋温泉。
 
  天气越来越热,台北都市里是没啥地方可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啦,所以通常 呢假日我就喜欢窝在冷气旁,用心的使用电脑,倒是可以享受一下风吹亚吉拉丶 草低草风纯,一手优雅的持着香气四溢的咖啡,一手抓着自己兄弟,空虚激情的 度过炎炎下午。
 
  不过呢,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十丶十一。
 
  我喜欢窝在冷气房,平常流惯汗水的小宜可不喜欢。
 
  小宜是个没话说的标致美女,天使脸孔丶身材曼妙丶活力十足丶魔鬼身手, 跟她做爱时,也真是一大享受。
 
  不过呢,抱歉,又是不过呢,我们只遵循最基本的男上女下这个基本动作, 其实我已经有相当的基础,功力扎实,不需要再练了。
 
  可是没办法,不练好基础功,就无法更上层楼。
 
  老实说,是除了基本功,其他的姿势是绝无可能尝试的。
 
  不要忘了,小宜是蝉联叁届的空手道冠军,高手高手高高手。
 
  上一次我说服她口交,勉为其难地才把肉棒放入小宜的樱桃小嘴,我一时过 于兴奋,抓着小宜的头使劲摇晃,让我的肉棒在小宜嘴里快速的抽插。
 
  肉棒传来湿润火热,异常的舒服,尤其是看着这样一个高手美女蹲在下面服 侍,心中真是一股征服的快感。
 
  我一直在想,那一天,可能是我手摇的过于厉害吧,都是我自己不好。 
  一阵抽搐,不是肉棒发泄了,而是我的胃涌出大量的胃酸。
 
  这麽深处的事情,我怎麽能迅速的察觉呢?因为大量的液体从我嘴巴流出, 白白的,带着腥臭,一时错觉,还以为精液倒流,着实吓了我一跳。
 
  不过那个液体,俗称白沫,我,口吐白沫丶意识昏厥。
 
  莫非是传说中的马上风?并不是。
 
  做爱做到口吐白沫这麽惊人,想必小宜会终于发出深藏于心底的最後一点温 柔,流泪依偎着我吧?不,也没有!
 
  我会口吐白沫,就是因为小宜朝我的胃擂了一拳。
 
  意识不清的我,蜷曲的卧在床上,迷朦之中,依稀看到小宜将我身体翻正, 拉着我的双脚站到我的头顶上方。
 
  高手,妳要做什麽?
 
  小宜一手一脚的扣住我双脚脚踝,深吸一口气,双手缓缓上提。
 
  接着,手腕翻上,急旋紧握,双掌缓缓沉下,口中徐徐吐出一口长气。 
  嗯,我看过漫画,这一招是空手道的呼吸术,「息吹」。
 
  唉呀一声,我发出惨叫,扣住我双脚的手急速落下,我的腰骨喀的一声,脚 尖碰到床,我竟然看到自己的肉棒对着我的脸。
 
  小宜轻笑:「其实妳可以去练练瑜珈,有天分。」
 
  有天分个死人骨头,我是被逼的,这辈子第一次不用镜子就看到自己屁眼, 等下爬不爬的起来还有问题。
 
  小宜身影急闪,如鬼魅般闪到床边,一手撑住我的背,另一只手压住我的臀 部,大喝一声,我的肉棒急速刺向我的脸。
 
  肉棒保持着方才的挺拔,叁次大喝,眼睛丶鼻梁丶颧骨各被肉棒刺中重击, 眼睛吃痛,睁也睁不开,眼泪就滴了下来。
 
  传说中的「伤心断肠剑」………
 
  昏沉中,小宜讲了些啥,不太记得了,反正大意是呢,以後我若想口交,就 自己来,她已经帮我打开奇经经脉,想来自己吸个几下绝无问题。
 
  如果吃不到,小宜会再帮我疏通奇经八脉,次数与时间长短不限。
 
  货真价实的正宗「吃自己」。
 
  小宜赤裸着身子,抖了抖她的丰乳,浅浅笑道:「PROMISE?」 
  只记得我好像虚弱的说了句:「I DO……真的,让我休息一下」
 
  这是温柔微笑的小宜,那一天跟我打勾勾许下的口交誓言。
 
  所以呢,在这个云淡风清的日子里,顶着中暑的危险,跟小宜开车出游,往 庐山温泉出发。
 
  中暑,总比自己替自己口交好。
 
  穿越重重蜿蜒,清新的空气,我们一群人就到达了庐山,我顺便在「军事重 地」的牌子旁边,吐了5分钟,做了一个明显的记号。
 
  一群人浩浩荡荡总共八人,除了我跟小宜,还有另一对道明寺跟小兰丶一个 ABC丶道明寺的好友甘道夫,以及两个女生。
 
  道明寺?对,别骂我,小兰的那口子自称道明寺,这麽不要脸的绰号哪里来 的,容後交代。
 
  两个女生,一个胖妞,另一个是胖妞的好友,长的像菲佣的陆菲菲。
 
  小兰是美女,娇小型的美女,虽然个子娇小,但身材却是玲珑有致,长相也 是可人儿一个。
 
  另外那两个胖妞库斯拉与土狼陆菲菲,就略过吧,我宁愿花多点篇幅在小兰 身上。
 
  道明寺与小兰从国中就在一起,据小宜说,道明寺对他很尊重,现在都要到 大四了,他只有亲吻过小兰丶抚摸过小兰胸部,小兰还保持着处子之身。 
  小兰这个可人儿,跟小宜是多年同学兼死党,刚跟小宜在一起时,小兰是个 个子矮小丶婴儿肥严重的四眼妹,我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演变,一切都变了。
 
  婴儿肥消失,变成了细致白晳的好肌肤,原本略嫌丰满的腰,竟然变得纤细 合度,原本多馀的肉似乎都长到胸部去了,原本胖胖的圆脸,渐渐瘦削下来,雷 射光开刀帮小兰告别了厚重的近视眼镜。
 
  除了个子依然娇小,真是一个令人垂涎的美女。
 
  甚至,我花了十个晚上不睡,做了一张绝无痕迹的小兰合成裸体照。
 
  有些夜晚,闲来无事,我会把小兰的裸体合成照拿出来,怜惜的叹道:「唉~~ 小兰,十几年都没碰妳,道明寺不是GAY才有鬼。」
 
  他们这一对算是我们的死党,无话不谈,道明寺就因为爱看女生漫画,所以 叫自己道明寺,小兰为了配合他,特别找一个登对的漫画美女人物,名侦探柯男 女主角,小兰。
 
  穷苦不帅的道明寺,加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生小兰,就这样在大家的不 齿的目光里,演了好一阵子「流星名侦探——江户川道明寺」的恋爱故事。 
  道明寺配小兰?!登对?!别骂我,我也是吐他们口水的人之一。
 
  集合好了之後,东奔西跑,吃大餐丶泡温泉丶照相,到了晚上,这才开始找 旅馆。
 
  假日旅馆丶度假木屋,每个老板就像恶虎一样,两人房一晚4000,不如 去抢,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间没冷气丶通铺木板床丶没执照丶没资格高价的民 宿。
 
  为了省钱,我们八人要了一间6人房。
 
  进到房间,把榻榻米尽量合并丶展开,让八个人勉强可以睡下。
 
  本来大家商议,四个男生睡一边,四个女生睡一边,但大伙好像打算半夜不 睡的样子,打了大半天的桥牌,看来整个晚上可能就这麽过去了。
 
  道明寺突然提议:「这样打牌实在很无聊,我们玩玩别的好不好?静?」 
  我说:「随便,玩啥子?不过,请叫我小孟。」
 
  咦?静?谁是静?
 
  有看过流星花园的人们都知道,「静」是故事中四个男主角F4里,第二男 主角花泽类暗恋的对象,「静」学姐。
 
  我也有一个漫画代号,对,大家猜对了,我,小孟先生,就是「静」。 
  没办法,这是小宜硬塞给我的,她是高手,高手做事不需经过沟通协商的。 
  小宜代号是啥?是「北斗神拳」,啥意思?去翻翻报纸,我不想说……… 
  一声号召,把扑克牌收掉,道明寺拿起一瓶台湾啤酒,呼噜噜一口气拼完, 
  我丶小宜丶道明寺丶小兰丶誓死保护道明寺的魔戒迷甘道夫丶ABC丶土狼妹菲 
  菲,以及肥婆八个人,围成一个圆圈跪坐。
 
  看道明寺与小兰丶甘道夫悉悉窣窣的讨论,小兰不时还发出咯咯笑声,没一 会,就把刚刚的一叠扑克牌拿出,不过看得出来,有几十张的扑克牌已写上一些 字:「亲嘴丶咬耳朵丶舔脚指丶亲额头丶颈部按摩……」
 
  道明寺把刚刚喝完的酒瓶放在我们八人圆圈中心,说:「新幸运轮盘!」 
  「我们轮流转瓶子,先後被指到的两人,要来个法式蛇吻,不然就喝一杯高 梁,或者抽一张牌照指示做,假设没按指示,就要罚叁杯高梁」
 
  我皱了皱眉,实在不合情理,这里美女两人,男人四人,妖魔两只,道明寺 自己女友吃亏的机率很大,怎麽会玩这个?
 
  不过,我是绝对不吃亏啦,玩就玩!
 
  一阵起哄,笑声之中,游戏开始。
 
  第一次,小兰对上ABC,蛇吻?当然不可能,瓶子一指到ABC,紧张的 小兰,一张俏脸就红透了。
 
  抽一张牌,结果ABC被小兰咬了指头。
 
  第二次,又是小兰,嘿嘿,而且对手是我,当然,小兰不可能跟我蛇吻,抽 了一张牌,我心中如小鸟般雀跃的跳来跳去。
 
  啪的一声,小鸟死了,「打耳光」,我被狠刮了一耳光,小兰下手不轻,妳 奶奶的,手气真背。
 
  第叁次,道明寺对上土狼妹,靠,他俩还真的来个火辣的蛇吻,道明寺果然 是好汉子丶能人所不能。
 
  第四次,小宜对上小兰,两个死党美女一对眼,都不禁脸颊红透,各自缓缓 起身,状似犹豫的,不知要不要吻上去。
 
  大家起哄催促,两个美人就亲在一起,纤手互相扶着对方颈子,四唇交接, 湿滑的舌头交缠。
 
  嗯,看的我真是停止呼吸,下体不禁起立致敬。
 
  蛇吻完毕,两美女害羞回坐,气氛美妙带着尴尬。
 
  接下来,ABC对上土狼妹,ABC二话不说,迅雷不及掩耳仰头干杯,把 高梁喝了,果断妙算,这家伙未来一定也是大人物。
 
  接下来连续叁次,土狼妹都对上ABC,大家兴奋的又叫又闹,ABC反正 死都要保住贞操,连干叁杯高梁。
 
  记住,我们在游戏,游戏等于没人性,没人性的人是不会拿小杯子装高梁, 也不会在酒里添加热水,每一杯都是结实的一杯,ABC即使在美国是天天泡夜 店,眼看也要醉倒了。
 
  接下来,目光透着哀怨的肥婆手一转,瓶子旋转超快,在中心罗旋。
 
  妈的!中!死肥婆!
 
  大家一阵鼓掌,ABC丶道明寺大声叫好:「小孟!蛇吻!小孟!蛇吻!小 孟!
 
  蛇吻!小孟!蛇吻!小孟!蛇吻!「
 
  冷静,不要慌张,冷静……我的手迅速握住酒杯,正要往喉咙倒。
 
  手腕硬生生停在半空,「单手制腕擒拿手」,好迅速漂亮的一招,中招的人 一定很痛。
 
  谁?谁中招?妳他奶奶的,痛啊,我中招,眼角悄悄滑下一滴英雄清泪。 
  我转头看着小宜:「高手……啊……不是……小宜,妳干嘛折我的手臂?」 
  胖妞鬼魅般伸手扳住我的颈子,一脸淫笑。
 
  小宜贼笑的说:「妳这个文弱书生,号称啤酒一杯倒,让妳喝了酒,不就没 得玩了?我跟小兰还没报仇勒」
 
  我心下暗暗叫苦,要报仇,妳找小兰蹂躏我,被她奸了,我眉头都不会皱一 下,可是今天是肥婆耶!
 
  士可杀,不可辱,我文小孟好歹是文天祥之後,这种趁人之危之事我做不来, 大喝一声:「我要去小便!」。
 
  藉着尿遁,可以争取一些时间,可是,又能拖得了多久呢。
 
  这时,行动电话响了,一个叫黑仔的朋友打的,说他与矮子乐两人在附近, 正要过来。
 
  黑仔丶矮子乐,我的救星。
 
  正想说去接黑仔,突然眼前一黑,口鼻掩盖,一条肥厚湿滑钻进我嘴里。 
  我呆了……我被污辱了……我突然想起我的祖先不只有文天祥,还有一个被 关云长拿来练刀,人头落地的文丑。
 
  黑仔到的时候,我已经决定放弃我的人生,土狼丶胖妞说吻就吻,烈酒大口 灌进肚里。
 
  唯一的安慰,是小兰中奖时,蹲爬前进,下坠的领口,暴露两个丰满的肉球, 虽然胸罩遮去了大半,但要人老命的摇晃,还是几乎让人屏息。
 
  趁着大家的酒兴,偶而我也挤着小兰玲珑的身躯坐着,醉眼朦胧的小兰会紧 抱住我的臂弯。
 
  手臂传来小兰温软的肉体触感,以及隔着衣物的坚挺胸脯,这是放弃人生的 我,聊以安慰的小小幸福。
 
  闹到半夜,大家七七八八的通通躺平丶鼾声四起。
 
  萨克斯风乐声扬起,该醒了,沉睡的小孟。
 
  悄悄的睁眼,手依然抱着小宜,发现小宜旁边,就睡着小兰,再过去,是道 明寺,然後,是其他人。
 
  房间昏暗,只能勉强看到小兰撩人的睡姿,其他人几乎什麽都看不到。 
  喝醉的小兰,真是撩人中的撩人。
 
  虽然穿着运动衫与运动短裤,但可能是因为酒精加上气温高吧,短裤往上移 位,一双曲线完美的腿丶半裸露的臀直条条的呈现眼前。
 
  我的目光贪婪的搜索,可惜小时不认真练功,没把透视眼练会,不然就可以 更轻松的欣赏小兰的内在美。
 
  小兰的领口半开,由于道明寺的手搂着小兰,手臂自然微托着小兰胸脯,如 此一来,小兰的领口,微微暴露了一点饱满的肉球。
 
  我伸出手掌,手指轻轻触摸小兰领口的肌肤,滑腻柔软的感觉,让我内心深 处兴奋的一阵一阵悸动。
 
  食指一勾,拉住小兰领口,缓缓往下拉,随着手表秒针行进的滴答声,领口 也一点一点下移,肌肤也一寸一寸进入于我的视野范围。
 
  道明寺的手,这时帮了大忙,领口的左侧,我拉下之後塞在他的手臂下方, 领口的右侧,我就将其勾在道明寺的拇指。
 
  接着,钩住因挤压而略微松脱的胸罩,缓缓翻下。
 
  乳酪般的胸脯,桃红色的乳晕,随着小兰均匀的呼吸,在我的目光下起起伏 伏,配上雪白的大腿,小兰百分之八十的肌肤,已赤裸裸的在我面前。
 
  我悄悄的移动身躯,起身,小心的躺在小宜与小兰的中间。
 
  轻轻握住小兰温软的乳房,脸颊靠近,一手抚摸着,脸埋在小兰赤裸的双峰 里磨蹭,张口含住小兰的乳晕,轻柔的吸吮。
 
  伸出舌头,在乳晕上打转,原本软趴趴的乳头,经舌尖的刺激,充血激突起 来,双手一边一个,握住小兰双峰,看着小兰酣睡的迷人脸庞,四片唇肉紧贴, 我吻上了小兰的嘴唇。
 
  我的动作非常轻,这样,才能享受长长久久的肉体温柔。
 
  一只手隔着外裤,抚摸小兰毫无防备的下体,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两片神 秘的花瓣与细缝。
 
  这是小兰最後的神秘花园,要进入,会有很大的风险。
 
  欲望战胜理性,从某些角度来说,我的理性从来也没赢过。
 
  撩开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移开道明寺的手,手掌夹着小兰 背後衣缘,猛往上推,连胸罩背带一并推到最上处。
 
  另一只手夹着小兰短裤上缘,猛往下拉,脚抬起一带,短裤连同内裤,离开 主人的身体。
 
  我与小兰,正赤裸裸的抱着,肌肤贴着肌肤,用我的胸膛压扁小兰的乳房, 用我的手脚厮磨,感受小兰玲珑的身段。
 
  把小兰扶正,大剌剌躺在我面前,打开小兰大腿,俯身下去,用舌尖挑逗她 神秘的禁地。
 
  良久,花瓣竟流出不少的花蜜,这可奇了,本来打算吃吃豆腐,最後自己打 个手枪就算了,小兰竟然湿了,莫非上天助我?
 
  萨克斯风号角一吹,我提起肉棒,在小兰洞口磨着,划过花瓣,在洞口上下 摩擦,逗弄小兰阴蒂。
 
  可是,我就是没胆插进去。
 
  突然,背脊发冷,有人轻拍我的肩头。
 
  回头一看,是甘道夫。
 
  小兰只有脖子聚着一堆衣物,其他胸脯丶纤腰丶下体丶双腿都是完全赤裸裸 的,我自己也衣衫不整,还压着小兰,一手握着肉棒对着小兰的花丛。
 
  我要怎样解释,才能够让他相信,我跟小兰没什麽呢?
 
  他会相信我没有要插入小兰深处的意思吗?至少目前没有。
 
  我期期艾艾的开口:「啊~~嗯~~我~~这个~~,这麽晚妳还没睡?」 
  甘道夫竟然说:「妳终于下了决心,其实,小兰私下偷偷跟我说过,她以前 很喜欢妳,妳继续吧,努力达成心愿,我用我的生命与权杖保护妳到结束!」 
  甘道夫脱下裤子,一手握住他的权杖。
 
  此时,竟然又冒出另一个声音,是那个ABC,抓着自己正在喷精的棒子: 「还有我的箭!靠,怎麽现在就射了?!」
 
  「妳也还有我的龟头!」是矮子乐,同样抓着自己的肉棒。
 
  黑仔竟然也醒着,说:「还有我的剑!」一边说,一边捉着他的肉棒挥舞了 一阵。
 
  四人非常小声的异口同声:「只要妳达成任务,中间大家一起看。」
 
  我的肉棒,深深的埋入小兰丛林深处,激烈的摆动进出。
 
  温软的肉体开始回应我,蛇吻,我跟小兰。
 
  我的手,粗鲁地摸遍小兰的身躯,小兰环抱着我,我的肉棒一次一次使劲插 入小兰湿润的体内。
 
  小兰下体一阵痉挛,张口欲呼,我赶忙以口相就,封住小兰浪叫的淫声。 
  道明寺依然睡的死,但在一旁打手枪的四人,竟一同深吸一口气。
 
  小兰的下体吸的我肉棒一阵激荡,猛烈喷射出精液。
 
  小兰睁眼轻笑:「唉呀,妳怎麽全给人家射进去了?」
 
  为什麽?因为死前我要给我家留个後啊。
 
  我看到小宜醒了,高手缓缓向我走来。
 
  甘道夫握着权杖,大喊:「YOU CAN NOT PASS!」
 
  黑仔丶矮子乐与ABC挡在我的面前。
 
  但一眨眼,四个人全都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高手,朝着我走来……
 
  我一咬牙,只听小兰一声娇喘:「哎哟,妳怎麽又…,嗯…再深一点……」 
  高手,已在我身旁……
 
               (全文完)